《金燈臺》活頁刊



懂得先哭後笑

“在苦難中持守聖約”系列之一

戴永富

 

 亞伯蘭九十九歲的時候,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要在我面前行事為人;你要作完全人。我要與你立約,要使你的後裔人丁興旺。”(創17:1-2)

   最近發生的瘟疫給人顯示,人類並非那麼獨立,人人都要按着“禍福無常”這無情的節奏起舞。看來,做人要懂得歡樂,也要懂得受苦。但基督徒不能只停留於這種逆來順受的態度。神要信徒做守望者:守望者雖知道世上“笑有時,哭有時”,卻相信蒙神眷顧的人生大體上是先哭後笑的,而這最後的笑會永遠取代哭泣。何以言此?

   我們先從聖約(covenant)這概念開始。聖經要信徒成為有信心的守望者,不是因為神喜歡樂觀的人,乃是因為守望者是等於守約者。神與人的關係不只是造物主與受造物關係,也是一種盟約關係,因世上惟有人能與神立約。神與人的約的實質是彼此相愛或在愛中聯合,故不是一種合約式的機械性來往。就是這個約把神與人“綁在一起”。作為聖約實質內容的愛是蘊含着雙方的竭誠付出,因愛不只是感情上的事。神主動向人施恩,因神介紹自己時說祂是那位與祂立約之人的神;而人順服聽從神,因人被分別為屬於神自己的子民。由於神高於人,故在這相互關係中,神堅守祂賜福或拯救人的應許,而人是堅信神的應許,即相信神的應許必定成就。這麼說,神與人的聖約都圍繞着神賜福人這應許。進入了與神的相約關係之人就不能做普普通通的人了,因為他們要成為應許的承載者(promise bearers)或受應許之人(people of promise)。

   實際上,諸如父母、夫妻、師生等人生的基本關係之所以不可或缺,因為它們都離不開人人所急需的承諾和守諾。在變化無窮的世界中,人最需要的是可靠的愛,也就是能成為避風港的愛。我們怎麼知道他者之愛會成為我們的避風港?靠的是他們的承諾,而這承諾或者約是關係到他們的全人奉獻。惟有如此,人才能體會愛的實質,即自我奉獻。莎士比亞說過,隨情況改變而改變的愛並非真愛(“love is not love, 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人間關係如此,神與人的關係更是如此。神通過十字架已經把自己賜給我們,這是一種應許:“我若連自己也賜給你,難道其他的都不會給嗎?”信徒也藉着全心信靠把自己獻給神。對信徒說,指望幸福是等於盼望神的應許的成全,亦即成為守約者。我們的好處不在神的約以外。成為屬神的子民不僅事關虔誠聖潔的生命,也事關人對神的可靠性的全然信靠。信徒的一切好處都來自神對他的約或應許的成全,而所經歷的所有苦難都是等候神的應許而信守神的約的機會。

   神與信徒的約基本上是延續着神與亞伯拉罕的聖約關係。神給亞伯拉罕立約而應許他無數的後裔和迦南美地,以及讓萬民藉他蒙福。那麼,要進入這接受應許的狀態,亞伯拉罕需要以信心做到一般人很難做到也不願做到的事:背井離鄉,多年等候,甚至要準備犧牲自己兒子。聖約可以說是建立在神的應許上,故根據聖約,神這一方是負責成全其應許,人這一方是要全心接受並持守神的應許。信心就是接受並持守應許的功能;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所以他的經歷也是所有信徒所該有的經歷。像亞伯拉罕一樣領受聖約的信徒的人生要有這麼一個特點:即便自己和周圍都沒有指望,仍信靠那信實守約之神。

   這樣,憑信心生活是等於日日持守神的應許。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建基於神的應許。神因為亞伯拉罕的信心而稱亞伯拉罕為義。有一位神學家說,成為義人就是等於信靠神的前途,在充滿死氣的當下活出一個對神的未來有信心的人生,為了神的新創造而拋棄自己對現況的控制(W. Brueggemann)。憑信心生活是等於以守約心態過日,因此信心與順服分不開。不管四周圍的情況告訴我們甚麼,我們還是堅信神的應許,因為信守神的應許也是人對神要做的承諾。神要求亞伯拉罕“你要在我面前行事為人;你要作完全人”(創17:1);按照舊約學者的解釋,這要求的意思是作為聖約的“乙方”的亞伯拉罕要全神貫注於上帝的同在和應許。因此,這裏的“要作完全人”也是指全心信守或者說人在任何情況都表裏如一地信靠神的應許(G. von Rad)。人看我們的時候會不會覺得我們是神的應許的持守者?容易怨天尤人或氣餒之人所傳達的信息是:神的應許對我不是很重要。

   但亞伯拉罕和信徒為甚麼不能馬上享受到神應許的實現而要在掙扎中等候呢?其一,神好像喜歡從零開始:祂從無創造天地,讓不能生育的女人生孩子,使死人復活,令罪人重生得救。我們面對的苦就是給神的能力準備一個“空”的場地。如此,“信靠神所預備的前途需要人既不抓住現狀不放,也不把持自己對未來的計畫或猜想”(W. Brueggemann)。其二,聖約要求每一方都要把全部的自己給對方。在考驗中等候神就是淨化的過程,使我們放棄一切獨立自主的傾向和欲望,讓自己徹底地被神的應許所佔領。當我們還很舒服,我們容易覺得我們可以靠自己,這樣我們就還沒有完全被分別為聖,成為完全屬於神的人。因此,在試煉中等候神是活出自己的新身分(即神的應許的承載者這身分)的機會。但願每個信徒在這需要希望的世界上展現一個守護神的應許的人生。

 

作者戴永富博士目前任教於新加坡神學院。本文的經文錄自《聖經新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