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起初”-時間的開始

陳終道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一:1)

  每年的第一天,是每個新年的“起初”,但宇宙萬物的起初則是在神創造天地之初,這起初就是時間的開始,有人認為宇宙萬物由自然進化而來,這種見解可領會作:不可知的“自然”加上無法計算的億萬年的“時間”就產生了宇宙萬物。可是“自然”本身卻是無生命,無目的,也不會設計的名詞而已!而宇宙萬物大至星辰的運轉,小至原子核內外帶電荷的粒子之運轉,都極有規律,涵蓄着極巨大的能力,又是有實體存在的,二者之間存在着難以自圓其說的矛盾。

  聖經一開始就說明“時間”不是自然有的。“起初神創造天地”這句話顯示:

  1. 時間不是創造主,神才是創造主,“時間”只是抽象的名詞,神是靈界的實體。

  2. 物質界的時間是因神創造了宇宙萬物才開始的。(創世記第一章第一節的“天”是多數式的 heavens,應作諸天或宇宙,下文 8,9,14,15,17,19等節的“天空”是單數的sky,“地”則指人類居住的地球,而創世記第一章一節之下文,緊接着所記的,都是關乎“地”上萬物的創造。)

  那些相信宇宙萬物是自然演化而成的人,其實等於相信時間就是創造主,那些說在不可知的億萬年前(時間),與不能確知原因下,宇宙發生了一次大爆炸,於是有了宇宙,也有了地球,又再經不可知的億萬年,“時間”產生了機會巧合,使無變有,使混亂變為有秩序,又使無生命變為有生命,低等生命變為高等生命…。這種信仰其實是相信時間就是神,就是創造者。

  假如我們把建造房屋的石頭,鋼骨,木材…堆在一起,不藉人手建造,任它們堆在地上,經千萬年的歲月之後,它會變成一座大廈麼﹖時間會有思考與能力把建築材料變成房屋麼﹖建造房屋誠然需要時間,但還必須加上設計,智慧,人力…才會成功的。

  古時有不少民族相信太陽是神,受過科學教育的人多半把他們看作落後或迷信。信太陽神的人不一定清楚太陽與地球的關係,但他們大致上相信地球上許多好處都是從太陽而來的,例如太陽使地球有早上,有晚上,有光有暗,有春夏秋冬的輪轉,因而五榖,花草,蔬菜,樹木按時生長,那就是“時間”給人的好處;一年之中既有春夏秋冬,一日之內既有早有晚,因此人對於“時間”自然就有了概略的觀念,再從累積的經驗中,人計算出較準確的時間:一年有三百六十五日,一日有二十四小時,然後按照時間定下工作生活程序…。所以那些拜太陽神的人,只不過把抽象的“時間”具體化,用太陽作為信仰的具體對象而已!其實與相信時間會憑自然孕育了宇宙萬物的理論同一源頭。

  逃避現實,不敢面對困難的人,喜歡用拖延時間作為逃避的方法,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把時間拖得越長久,難題就會被人淡忘,錯誤也會日漸模糊而變成難以肯定的是非。這不是真正要尋求真理者應有之態度。這種觀念會誤導許多人產生錯誤的人生觀。渺小的人誠然難以憑人有限的理解力了解宇宙的來源,但總應盡量避免近似把時間推往無限量之古遠裏去的哲理,誰也無法起來說,在億萬年長遠的年日中,有甚麼現今人類從未知道的因素發生過,若現今的科學可以否定已往的見解,則以後的科學當然也可以否定現今的見解了!

  擺在我們眼前的人物與環境,凡是沒有加上人力或智慧去維持修理的,必從強壯變成衰敗,從有秩序變成紊亂,從有生命變成死亡,從有變無…。與此同時,我們卻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不可確知的遠古之中,從無變有,從無生命變有生命,從紊亂變成井然有序…?我們為甚麼喜歡這種矛盾﹖為甚麼要不顧一切的否定一位創造主的存在﹖

  中國人過新年,重視除夕尤甚於新年初一,除夕原意指舊年將除之夕(參辭海),但在習俗傳統上,除夕未過之前必先有大掃除,去舊更新,迎接新年。經商買賣的人更要在除夕之前清理帳務,借欠兩清,然後過年,所以“除夕”在實用觀念上,非但不是消極的逃避問題,倒是限期面對問題,所以每一個新年都有一個除夕,除夕過得不快樂,新年初一也不會快樂。

  每個新年都給我們一個新的“起初”。從我們生下來到今天已經有過不少次的“起初”了。起初率直天真,後來深藏不露;起初熱心助人,後來明哲保身;起初明艷照人,後來容顏衰敗;起初山盟海誓,後來柔腸寸斷;起初高朋滿座,後來門堪羅雀…這許多起初,似乎只帶給我們一種轉眼成空的感覺,為甚麼不讓主耶穌給你一個新的起初呢﹖把人生的目標轉向為永生神效勞,人生就開始轉入有永恆價值的路程了。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約壹二: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