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福音文化的研究與流弊

吳主光

 

  華人教會在過去十幾年曾經舉行過不少佈道研討會,推出許多新的佈道策略和理論,可是我們並未見華人教會在福音工作上有特別的進展。上屆在台北舉行的華福會議,不少人起來指出,華人佈道事工一直停滯不前。究其因,神學院一直只研究佈道事工,卻沒有實在地做佈道事工是主因。不但如此,神學院所研究出來的新理論,往往反而將福音癱瘓。以近數年突然新興的“福音與文化抗衡”研究為例(以下簡稱為“福音文化”),就帶來非常嚴重負面的影響。

  福音文化研究原是本色化神學研究的分支。本色化神學家指出,系統神學一直是為針對西方思想而產生,現在福音傳到了中國,神學應對中國思想有所回答才對。筆者也認為這實在是有需要的。只可惜直到如今,我們仍未見到有一本專為針對中國思想的系統神學作品出版,但為將福音本色化而實行“福音文化”的遷就,就全面影響今天的教會和福音事工了。推行福音文化的專家們指出:主耶穌降生,就是取了人的樣式,生活在猶太人的文化以下,並且以之作為傳福音的媒介。所以,祂進的是猶太人會堂,唱的是猶太人詩歌,穿的是猶太人衣服;中國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來到了中國,也穿起中國人的長袍,結起中國人的辮子來。所以宣教士到了不同文化的國家,也盡量適應當地的文化。今天我們若能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全面地遷就各個不同群體的文化需要,傳福音就會順利得多了。

  這些理論聽來有理。可惜,在實行之時卻出現諸多流弊,福音並未因而傳得更好,反而變了質。筆者認為主要原因在於錯用了“文化”二字,並且忽略其應用之時的諸多漏洞:

一.忽略了“文化”所包含的範圍太廣

  不錯,主耶穌生活在猶太人的文化中,戴德生來到中國也適應中國的文化,但主耶穌並沒有接納當時法利賽人故意弄長繸子的衣服,戴德生也沒有像當時的中國人一樣拜祖,這些也是屬於文化。就等於中醫用中藥治病,西醫用西藥治病,於是就推論出“藥”都可以治病,卻沒有想到有一些是毒藥;同樣的,推行福音文化的專家們也沒有想到有一些文化是污染了的文化,是撒但用來捆縛人的“世俗”(這也是文化)例如:今天在北美洲,竟然有教會想發起用“搖滾樂和時下青年所有的玩意”來建立教會,有些傳道人開始戴一邊耳環,他們在崇拜聚會中跳啦喊啦,又有利用打鑼打鼓的爵士音樂,甚至利用的士高光影燈來加強他們的衝動情緒,總而言之,簡直就不像話。但他們說這不過是“福音文化”。許多華人教會的青年團契常常唱一些新詩歌,利用流行歌調,利用廣東話字音相近的韻調等來唱詩,本來歌調本身問題不大,但其精神卻是來自不滿於傳統聖詩的古典音調,一味要新,要合潮流。再聽其歌詞,唱來唱去不外是“白雲在天上飄”,“水在小溪流”之類的話,最後加上“我愛耶穌”幾個字,這樣就算聖詩了。沒有深度的屬靈信息,根本上就沒有福音。有時我會感到奇怪,唱的人怎可能信主得救﹖怎可能在靈性上得造就﹖說句實話,這樣的福音文化,正是將福音癱瘓的文化。記得唐朝時代,原本在中國早已發展得十分興盛的景教(基督教的一派),就是因為過份的本色化,全面引用當時中國人已經流行的佛教習俗,將教堂佈置得像佛堂一樣,並且稱牧師為“僧”,結果在“滅佛運動”之時,連景教會堂也一併被滅了。筆者認為今天的福音文化運動也在不知不覺地毀滅基督教,人們越來越感到沒有宗教的味道,更說不上屬靈的味道。

二.忽略了“文化”二字還包括惡習和異教祭禮

  請問甚麼叫做文化﹖

  在字典中,文化的意思就是人類的智慧在社會中所發展出來的思想,風俗,藝術,科學,宗教,組織等等文明事物。我們說動物沒有文化,只有人才有文化。因此,連犯罪都是屬於文化的一種,所有宗教也屬文化的範圍。所以天主教和不少基督教教會都准許信徒拜祖先,理由是這只不過是文化的問題而已。在北美洲,不少神學院甚至認為同性戀也是“文化”的一種,所以有不少牧師也是同性戀者;在香港,筆者知道有不少基督徒領袖認為打麻將是“文化”而已,他們甚至藉着打麻將向同桌的玩友傳福音,一些天主教則藉打麻將來籌款建堂。這些人快要將福音降低成為不需要人悔改的福音﹖他們認為得人的方法就是一面倒的遷就。這簡直是鬼道理。為甚麼研究福音文化的專家們不肯正視神的吩咐:“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有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可歎今天的基督徒多已忘記,“聖潔”的本意就是“分別出來”,但所謂“福音文化”反而叫人“與世俗同流合污”!

三.忽略了“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說清楚一點,那些專家之所以過份鼓勵福音文化,是因他們信不過福音本來就是神的大能,要藉討好人的方法來引人入教。問本心,十字架的故事怎比得上西遊記,但我們從來未曾見過一個人因看這些世俗的小說而棄惡從善的,但因十字架的故事而痛哭改變的卻是無數,這豈是人的工作﹖研究教會復興史,例如十七八世紀歐洲的敬虔運動,英國的復興運動,美國兩次的大甦醒運動,又名聖潔運動。這些運動使數以億計的人悔改為罪痛哭,感動數以萬計的宣教士到普世各地去傳福音,試問有那一次與改良的福音文化有關﹖相反的,我們看見這些復興運動都是注重叫人們從犯罪的文化中悔改過來,戒賭,戒煙,不參加舞會,不穿不合體統的服裝等等。雖然,這些復興運動也有矯枉過正的地方。例如慕迪聖經學院就在無線電收音機盛行之時,因為人們太入迷失去控制之故,他們就禁止信徒聽收音機,說無線電廣播(英文是On the air)是“空中掌權的惡魔”所管的。這樣的理由現在想起來也覺可笑。但是雖然這樣,慕迪的佈道事工有誰可以比得上呢﹖神用他使千萬人得救,試問今天研究福音文化的學者們曾帶過多少人信主呢﹖在筆者所認識的福音文化研究學者之中,沒有一個是有傳福音恩賜的。其實聖經明說。福音本身帶有神自己的大能,叫聽福音的人奇妙地悔改信主。我們並不是完全反對任何在文化上的遷就,我們反對的是連污染了的文化也接納過來,我們也反對不重視叫人悔改的福音,倒去改變福音來遷就犯罪的文化。今天華人教會的福音事工倒退,那些推行福音文化的專家們應在神面前負責任,因為目前太多人相信了“文化”,反而不信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