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2007.7 第130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130期所有文章

莊稼與工人

鄭盛光

 


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裏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太九:35-38)

  莊稼指的是一望無際的禾田,如同麥浪金黃一片,它代表着千千萬萬未得救的靈魂。工人是奉差遣的人,身上帶有特殊的使命,就是在遼闊的禾田上為主收割靈魂的莊稼。主耶穌為何感歎?因為莊稼早已熟透了,主的工人卻視而不見;主的心正在焦急,主的工人卻漠不關心。
  我們的主是莊稼的主,祂在世上最大的事業是救恩的工作,祂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栽培門徒個個成為出色的“得人漁夫”(參太四:18-22,可一:16-20,路五:1-11)。莊稼的主實不願看見莊稼一天天朽壞,祂要按時打發工人出去收割。任何時代,任何時候,我們的主都在尋求工人。
  怎樣的工人作怎樣的事,工人的素質決定工作的果效。主所要的工人最主要的條件是甚麼?沒有別的,那就是先與主同心同行,然後才能與主同工同勞。

    與主同心同行

  同心,指的是同樣的心思意念;同行,指的是同樣的步伐行動。同心是因,同行是果。正如阿摩司先知所說:“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摩三:3)
  主的心是宣教的心。與主同心同行,主的目標就是我們的目標,主的方向就是我們的方向,主走到哪裏,我們就跟到那裏。“走遍各城各鄉”,表明主所走的路沒有局限在某一個固定的範圍裏。祂到過熱鬧繁榮的大都市,在宗教氣氛濃厚的耶路撒冷傳揚天國的福音;祂也到過偏遠落後的窮鄉僻壤,在猶太人所輕視的外邦異族當中施行醫病趕鬼與救恩的工作。主耶穌一生周遊四方,不辭勞苦的穿越街頭巷尾,無非是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上至君王權貴,下至貧苦大眾。(路一九:10)
  有次主耶穌帶着門徒來到猶太人向來所鄙視的撒瑪利亞城。門徒購物回來,看到主竟然正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談道,他們即刻顯出驚愕的臉色(約四:27),因為他們只是與主同行,卻沒有與主同心。主耶穌多麼希望門徒能拋開一切種族偏見,與祂同心同行;主耶穌多麼願意門徒能胸懷普世,不要錯過任何收割的良機。所以祂向門徒發出呼召:“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約四:35-36)
  那一次,門徒親眼看見福音的大豐收。因着一人得救,全城的人蒙恩;撒瑪利亞婦人的見證,促成美好的收割。聖經說:“於是撒瑪利亞人來見耶穌,求祂在他們那裏住下,祂便在那裏住了兩天。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約四:40-41)
  今天,我們在傳福音的事上有與主同心同行嗎?我們又是否像門徒一樣,只看見收割時候尚未來到,“還有四個月”?我們整天自顧不暇,只把收割行動局限在一年幾次的佈道會上,如此怎樣去發展福音的工作呢?
  主的工人需要具備主的眼光,隨時隨地配合主的時間,為祂收割已熟的莊稼。主說:“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裏,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裏,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一二:26)

    與主同工同勞

  主的工人不但要與主同心同行,也要與主同工同勞。沒有同心同行,就不能與主同負一軛,共負使命;沒有與主同工同勞,我們容易放鬆自己,甚至失去鬥志。
  馬可在第一次旅行佈道時,在旁非利亞中途忽然返回家鄉,令保羅感到失望。(徒一三:13)還有底馬,他曾經是保羅的同工,可惜因為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保羅往帖撒羅尼迦去了。(提後四:10)
  與主同工同勞,必須學習放下生活的包袱,不讓身邊的事務纏累我們的心,不讓世界的享樂影響我們的心志。福音工作就如同建築工程,只有勞心勞力與專心一志的人才能完成。而底馬正代表開工開到一半,因為怕辛苦,怕付代價,最後放棄了,只留下一座破破爛爛沒有完工的空架子,悽慘收場。

  使徒保羅在福音的使命上為我們留下了美好的榜樣:

  他有一顆虧欠的心,盡心竭力要還福音的債。他說:“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羅一:14-15)
  他有一顆迫切的心,在雅典看見滿城都是偶像時,就心裏着急。(徒一七:16)當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的時候,保羅正為道迫切,向猶太人證明耶穌是基督。(徒一八:5)
  他有一顆抓緊的心,把握時機,到處為主建立教會,從不言倦。年老時,還寫信給羅馬教會,向他們透露未完成的心願:“但如今在這裏再沒有可傳的地方,而且這好幾年,我切心想望到西班牙去的時候,可以到你們那裏。”(羅一五:23)
  十九世紀,有四位偉大的宣教士先後放下優裕舒適的生活,漂洋過海到異國宣教。
  第一位是英國人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 1761-1834),他跟隨主到印度,在那兒宣教達五十年之久。他經歷政府的排斥,經濟缺乏,兒子去世,太太精神失常,聖經翻譯手稿被火燒毀。但他卻成功帶領許多印度人信主。他一生的名言是:“向神求大事,為神作大事。”(Expect great things from God; attempt great things for God)
  第二位是美國人耶德遜(Adoniram Judson, 1788-1850),他跟隨主到緬甸。因為傳福音,他被囚在可怕的監獄裏,雙腳帶着十磅重的銬鏈。他的太太因熱病去世,女嬰也夭折了,以至他曾一度活在痛苦中。神藉着他開辦女子學校,離世前已建立了六十六個教會。
  第三位是英國人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他跟隨主到中國。他一面翻譯聖經和編訂中英文大字典,一面暗中傳福音。他一生沒有建立教會,只曾親自帶領少數中國人信主;但他的文字工作對中國社會和教會影響至深。
  第四位是蘇格蘭人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 1813-1873),他跟隨主到非洲,以探險家的身分進入內陸,帶領不少人信主。為了宣教,他真的撇下所有,孤獨的為主工作到死。死的時候,仍然在小床邊跪禱着。這是何等非凡的工人,他實在是與主同工同勞,鞠躬盡瘁。
  曾有一個宣教士在非洲為主工作幾十年,年老時決定回到家鄉英國退休。當他的輪船到達英國港口那一天,看見有些人在碼頭舉着“歡迎你”的布條在迎接歸來的人。原來這些人正在迎接某某明星,還有一些是迎接在非洲打獵回國的人。老宣教士突然感覺自己十分淒涼,不禁淚流滿面向神埋怨說:“神啊!我服事你這麼多年,現在甚麼都沒有,如今又沒有人來迎接我,這公平嗎?”這時他耳邊有一微小聲音對他說:“你回家了嗎?你還沒有回家啊!這處不是你永遠的家鄉。有一天你回天家之時,我會派遣天使,在天堂門口列隊迎接你!”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裏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着他們。(啟一四:13)

  為主多走一里路,就為主多得一分的機會與收穫;為主多作一分的流淚撒種,就為主多得一分歡樂與收割。
  “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這是主今日對你我的呼聲。
  主的工人,你在哪裏?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三○期 07.7
作者鄭盛光先生為馬來西亞文良港福音堂主任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