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兩把刀

于中旻

 

  那是祂在世的最後一個晚上,十字架的陰影重壓在心頭。主耶穌必須到客西馬尼園去禱告。祂與門徒有這樣的一段最後的話。(路二二:35-38)

  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差你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囊,沒有口袋,沒有鞋,你們缺少甚麼沒有?”

  他們說:“沒有。”

  耶穌說:“但如今有錢囊的可以帶着,有口袋的也可以帶着,沒有刀的要賣衣服買刀。我告訴你們,經上寫着說:‘他被列在罪犯之中。’這話必應驗在我身上;因為那關係我的事,必然成就。”

  他們說:“主啊,請看,這裏有兩把刀!”

  耶穌說:“夠了。”

  這似乎是主耶穌“和平的君”的另一面,沒有人經驗過的。他們記得祂在山上的教導:“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5,10)記得祂說過:“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太五:39)既然不與惡人作對,還用刀作甚麼?難道是只對好人?他們又記得,是這位主說過:“我心裏柔和謙卑。”(太一一:28)“賣衣服買刀”似乎不是“柔和謙卑”的表現,不柔和又待怎的?祂這最後的命令似乎是不平常的。

  再看祂的說法:“賣衣服買刀”,表明緊急和重要。我們一般以為食與衣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人生活的需要是有次序的,武器總說不上最急需,為甚麼要放在衣服的前頭?

  既然要武裝,就充分武裝吧!可是當門徒說:“主啊,請看,這裏有兩把刀!”主卻說:“夠了!”顯然的,那是不夠的;因為無論是十一個或十二個門徒,兩把刀如何分配法?這使我們難以思解。

  如果再看以後事情發展,就更叫我們不明白。在幾個小時之後,賣主耶穌的猶大領人到客西馬尼去捉拿耶穌;在跟從耶穌的門徒中,彼得挺身而起,拔刀自衛,砍掉了大祭司僕人馬勒古的一個耳朵(見約一八:10,11)。主耶穌不但不嘉許彼得的勇敢護衛主,卻在危急中行了在世最後的一件神蹟,醫好了敵人耳朵的外傷。(見路二二:54)甚至祂還責備彼得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見太二六:52)既然主的國不屬這個世界,不是用屬血氣的兵器爭戰(約一八:36,參林後一○:3,4)。那麼,為甚麼買刀而不用刀呢?既然決定不用刀,買刀何用?

  對於這困難的問題,有人提出了簡單的解答:耶穌向門徒說的“夠了”,實在是“算了”的意思(有不耐煩的意味),因為他們不領會“兩把刀”屬靈的意義。不過這似乎不是主耶穌教學的態度,至少跟我們從聖經所看見的主耶穌的態度不同。同時,到底“兩把刀”屬靈的意義是甚麼呢?

  一種解釋是“刀”指的是權柄。聖經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他不是空空的佩劍。”(羅一三:1,4)“兩把刀”表明屬世的權柄--國家政府,和屬靈的權柄--教會。從歷史可以看見,羅馬教傳統的接受這項解釋,而且不止一位教皇在馬上打天下,揮劍爭戰,主張權柄;至於十字軍東征的使用刀劍,也死在刀劍之下,就不用說了。

  一種解釋是“刀”指神的話。“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弗六:17)“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兩把刀”就可以指舊約與新約。

  當然,這些說法都頗有意義;而且推衍下去,還有別種可能,有很多事是兩方面的,如恩典與真理,信心與行為,但很不容易與“刀”連繫上,而且在語意上也說不過去。我們必須注意,正確的“以經解經”,不僅要字詞相同,也要語意相通。

  我們再看這段經文,就可以發現其基本的正意是主警告門徒們,如何面對將來。意思是說,祂離世之後,門徒要準備受更嚴重的逼迫,經更艱苦的試煉,過更刻苦的生活,走更遙遠的路,打更激烈的仗。再從另一方面看,真正動過刀的是彼得,受主斥責的也是彼得;他行動最果敢,誤意最深,這事件給他留下的印象也必然最深。後來被聖靈感動,他寫道:

  基督既在肉身受苦,你們也當將這樣的心志作為兵器,因為在肉身受過苦的,就已經與罪斷絕了。你們存這樣的心,從今以後就可以不從人的情慾,只從神的旨意,在世度餘下的光陰。(彼得四:1-2)

  在這裏,他知道屬靈的爭戰是要用屬靈的兵器--刀,不是屬血氣的兵器。為基督爭戰,必須用基督的兵器裝備自己,就是受苦的心志,才可以克勝自己,打美好的仗。歷史上很多名人,甚至於教皇,他們用屬世的兵器打仗,甚至似乎是勝利了,但實在是失敗了,徹底的失敗!可見用武之道有多麼重要。

  那麼,“兩把刀”有甚麼屬靈的意義呢?在古時軍人的裝備,確實是有兩把刀的。我們可以看到雅歌所記所羅門的武士:“手都持刀,善於爭戰;腰間佩刀,防備夜間有驚慌。”(歌三:8)這樣,長刀是攻敵可以及遠的兵器;短佩刀是為了夜色黑暗中的猝變生於肘腋,需要近身博鬥。我們必須用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克勝魔鬼,但更要對付近敵,撒但的內間,邪道異端的侵擾,還有最近的是自我肉體。雖然希伯來文化傳統不鼓勵自殺,但屬靈的否定自己,捨己,對付自己,是很重要的。可惜許多人忽略了主耶穌這基本的要求(見太一六:24),而終於失敗了,而且失敗得很大。

  求主憐憫我們,使我們不濫用誤用血氣的兵器,而善用屬靈的武器。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