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不法的事增多

陳終道

 

  主耶穌論及祂再來的預兆之一是“不法的事增多”(太二四:24)。使徒保羅提及主再降臨時,也提到“不法的人顯露”…“因為那不法的隱意已經發動,只是現在有一個攔阻的,等到那攔阻的被除去;那時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帖後二:7-8)

一.不法的元首

  最近中東的緊張局勢,最少證明了:

  1. 中東的政治局勢有引起世界大戰的危險…伊拉克一夜之間忽然併吞了科威特,證明圍繞着以色列的回教國家,隨時可使局勢有突發性的轉變而成就聖經預言的可能。

  2. 伊拉克總統薩達姆強行扣押世界各國留伊的人民為人質,且把他們分佈在各重要軍事重點,使各國政府雖然派了大軍壓境,卻投鼠忌器,不敢動武。從前土匪強盜才做的不法的事,現今竟由一個國家元首去做,而且毫無愧色。可見那不法的隱意(帖後二:7)不但已經發動,且已愈來愈顯明了。

  3.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可說與以色列毫不相干,但伊拉克一再聲稱,若要和談,必須把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之間的問題一併討論。這顯然強行把以色列捲入漩渦,並且藉此使若干阿拉伯國家戰爭發生時可能站在他那一邊。因為雖然目前大多數阿拉伯國家反對伊拉克併吞科威特,但不少阿拉伯國家想趁機會除掉以色列。

  4. 正在這重要時刻,十月八日巴勒斯坦人向正在哭牆祈禱的以色列人投擲石頭,終於引致暴動。以色列軍警開鎗鎮壓的結果,擊斃了約二十個巴勒斯坦人,傷了百餘人,引起世界各國譴責。原本全世界注目伊拉克的狂妄,變成轉向注目以色列。伊拉克更乘機再度要求解決波斯灣的糾紛,必須同時解決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問題,而阿拉伯國家進一步齊心聲討以色列。中東危機演變的結果可能對以色列不利。

  先知撒迦利亞預言:“…因為我必聚集萬國,與耶路撒冷爭戰,城必被攻取…”(亞十四:2)“萬國”怎麼會去攻打耶路撒冷,究竟怎樣演變到那種地步﹖我們不知道其中的細節。但從中東小國造成的中東緊張局勢看來,這種可能性已露端倪。微妙的政治變化,可能忽然成就聖經的預言。

二.世界性災難

  另一項令人矚目驚心的事,伊拉克聲言若戰爭發生必使用化學武器。由於核子武器的研究與製造過於昂貴及複雜;所以伊拉克早已暗中製造化學武器,且已與伊朗爭戰時用過。其實除了化學武器外,生物武器(細菌等類)也必有人會在未來大戰中使用。所以物理(核子),化學,生物的武器都必在末後的戰爭中使用。再加各種軍事性的人造衛星與死光等類的武器使用,必使另一次大戰中產生各種離奇而無法逃避的世界性大災難。

  這樣,啟示錄中所描述的各種飢荒,瘟疫,大地震,天勢震動,日月無光,陸地,江河,海洋的污染而引起災難之實現,更證明是可能發生的。神藉祂僕人所預言的話,隨着世界局勢的演變而越來越證明是必將實現的了!

  在舊約神曾應許挪亞不再用洪水滅這世界,在新約卻藉使徒彼得和約翰告訴我們,這世界必用烈火焚燒,然後才有新天地的出現。

  “我便記念我與你們和各樣有血有肉的活物所立的約,水就不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有肉的物了。”(創九:15)

  “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熔化。”(彼後三:12)

三.末世教會

  除了世界局勢的不安,人心的險惡日甚一日之外,教會內部的情形也告訴我們主的日子已逼在眉睫。為甚麼主耶穌要在一卷專講末世預言的啟示錄中,特別要使徒約翰加上七教會書信﹖可見這七教會書信的內容必“特別”與末世教會狀況有關。末世雖有少數教會為主受苦,忠心傳福音;但多數教會已離棄起初愛心,容納世俗,譏諷分別為聖的真理,用世俗手段作神的工作,唱世俗詩歌抒發人的情緒,把世俗的虛榮心帶入教會,為求增大聲勢不惜與異端聯合。傳道人與神的關係疏遠而沒有靈糧供應。教會屬靈荒涼的結果,信徒不冷不熱,重權勢,誇財富,趨炎附勢,阿諛奉承。自我高據寶座,把真理送上斷頭台,基督則關在門外。

  基督徒請聽主耶穌的呼喚:“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三:20)

結語

  一九九零年已一去不回了。主來已更近了。你我已預備好迎見主了麼﹖已比過去更愛主還是更愛虛榮﹖更肯花錢尋求刺激享樂,還是更願為人的靈魂費財力﹖更多煩惱,還是更有喜樂﹖更多怨言還是更多讚美﹖更大膽犯罪,還是更敬畏神﹖更善於說謊裝假,還是更誠實事奉神﹖先知阿摩司向神百姓呼喚說:

  “以色列啊,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摩四:12)

  “萬物的結局近了”,讓我們在要來的一年,天天更新我們的心意,好預備隨時迎見再來的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