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2006.3 第122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122期所有文章

音樂與教會

于中旻

 

 

  近來不少教會,增設了一個新職事,叫“敬拜主任”,負責安排音樂節目之外,別的有關敬拜事宜不多。這個思考程式是:敬拜=音樂=現代音樂。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還在任的時候,就裝上耳聾機(婉稱助聽器)。那時,他只五十五六歲的盛年。為甚麼總統先生壯年失聰呢?並不是感染中耳炎甚麼的結果,而是因為他愛聽搖滾樂,聲浪沖傷了耳鼓。可見大量噪音並不是好事。
  克林頓的失聰,雖然不一定與教會音樂扯上關係,但教會音樂已經流入世俗,有所謂“Christian Rock”,證明確實應該深思正風易俗,進而影響社會文化,改正音樂即其中之一。
  長久暴露在高而不協調的聲音之下,會造成聽覺的損失,精神的傷害,脾氣暴躁,易怒,性犯罪,作出不道德的事,還會減低身體免疫力。據說:近年的青少年問題,多與嗜好搖滾樂有關;不僅其歌詞影響人心理,單其音樂就有傷害作用。末世的品德敗壞,實與末世音樂有關。
  不幸,教會因為失去應有的異象,缺乏醫治時代病弊的信息,反而效法世界,以為引進現代音樂,是吸引人的方法,妄以為填滿椅子,增加收入是好事,而蒙受其害且不自知。
  現在很多教會,聚會前半部是所謂“讚美”,用長時間反復的唱“短歌”;其歌詞沒有甚麼意義,但聲音噪鬧,明顯妨害敬拜氣氛,奇怪的是許多人樂此不疲,似是發洩情緒,自以為高興,稱為“慶祝”!
  當然,任何事情都不難給他們找到聖經的根據。他們以為那是照舊約讚美的餘緒:

要用角聲讚美祂,
鼓瑟彈琴讚美祂。
擊鼓跳舞讚美祂,
用絲絃的樂器和簫的聲音讚美祂。
用大響的鈸讚美祂,
用高聲的鈸讚美祂。(詩一五○:3-5)

  這樣的讚美方式,顯然把聚會與慶祝混合,而且室內與室外的差別也忘記了。聖經時代的慶祝,不僅高喊,還有踴躍跳舞。不過,那是在外面,不是在聖所,而不能任意進入聖所,即或在會堂中,也不適於跳舞呼喊。
  在初期教會的敬拜,聖經說:“要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弗五:19)
  又說:“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裏,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西三:16)
  這裏沒有說到歌唱的聲音高低,敬拜的程序,不過,確可看到是在有規律的情況下進行,而且有教導,勸戒。
  這樣,我們可以說,狂暴無韻律的音樂,不是聖樂;那實在是1960年代非洲“叢林音樂”的入侵,造成混合的現代音樂。那種音樂,既缺乏敬畏肅穆的情調,不能把人的思維引向天上,只是自我擴張,以為得意。也許,現在一時逞熱鬧,還不覺得怎樣,但將來會收割不良的結果。
  回想從前的日子,教堂裏奏的是悠揚悅耳的聖詩,真仿佛可見壇上的香裊裊升到天上。會眾肅靜的期待上面來的信息,如同“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山”(詩一三三:3)。教會的復興,隨著正意分解神的道而來到。反觀今天吵雜的聚會,似乎是著意製造復興的氣氛,復興卻偏偏不降臨。其情形如同迦密山上的巴力先知,“狂呼亂叫,卻沒有聲音,沒有應允的,也沒有理會的。”(王上一八:29)為甚麼呢?因為缺乏聖經的信息,沒有聖靈的恩膏,沒有悔改的果子,復興自然不臨到,“甘霖停止,春雨不降”(耶三:3)正是自然的現象啊!
  梅維勒(Herman Melville,1819-1891)在他的名著大白鯨Moby Dick)中,描述Father Mapple的“講壇是世界的最前鋒,所有其他都在其次;講壇領導世界。”(第八章)講壇如同船首一樣,領導全船乘風破浪前進。這是說,教會不是要追隨世界,不能夠被世界領導。如果說,今天的大眾傳播滿了暴力,教會不僅不該推波助瀾,卻應該作中流砥柱。
  在中世紀的歐洲,市鎮以能建立雄偉的主教座堂為榮;現在的城市,以耗資造球場為尚,互相競爭。晚至二十世紀初,政府對不參加主日聚會的人,已經不再罰款,但仍然多不准在主日球賽;現在的教會,則因為球賽而停止晚間聚會。從前會眾在主日穿著整齊的Sunday Best恭赴教堂敬拜:婦女戴帽,男士著黑或深藍西裝;今天的教會,無錢置裝的人已極少,但他們只盛裝出席交際宴會,歌劇,音樂會等,到教會則穿著最隨便,最少的衣服。當然,這些現象並不能全都歸罪於現代音樂;但在講壇失職之外,至少現代音樂也是部分構成因素。
  並不是所有會眾,都因現代音樂聽覺受傷害;但因為不正當音樂而致靈性受傷害者,聽不進真道的,數目可不少呢!
  傳統教會音樂,韻律安靜,祥和,可以生發敬拜的情緒,使人的心轉向神。現代音樂,浮囂,嘈雜,激動人,為贏得群眾的鼓掌。莫怪不少商業的歌手,是從教會詩班出來的,因為二者的氣氛和存心,都差不多啊!從講台上移植到舞台,自然恰合,像是定樣裁製的。當然,其效果也就是追隨文化潮流,要談靈命進步,無異緣木求魚。
  奧古斯丁(St. Augustine,354-430) 當年在米蘭初慕道的時候,進到主教座堂,聽安伯羅修(St.Ambrosius,c.339-397)講道。其實,他初無心專注聽道;但安伯羅修主教作了詩歌,把真理唱進他心裏,終於悔改皈主。可見教會音樂必須傳播真道,還要使人聽了能明白,才會收到效果。
  聖經說:“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四:3,4)人濫用自己的耳朵,有何等嚴重的結果!
  如果我們想慕復興,“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耶六:16)願神施憐憫。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二二期 06.3
作者簡介:于中旻博士曾任新加坡神學院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