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聖地花果(一)

滄海桑田

區應毓

 

 一下飛機則發現以色列境內的桑樹茂盛。桑樹粗大,桑葉可飼蠶。當我站在以色列公園(Neot Kedumin)觀賞時,好一片桑田,我的思想悠然縱貫串於中外歷史時空之間。

  我想起孟浩然的詩:“把酒話桑麻”。賓主臨窗對酌時,田家上有好菜餚,大家閒話桑麻,親切恬談。我又自然地聯想到陶淵明所言:“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一片田園氣色,簡樸純真。

  從清逸的公園風光,我又憶想起所羅門時代,他“使銀子多如石頭,香柏木多如高厚的桑樹上”(王上一○:27)。所羅門的榮華,舉世無雙;他的智慧通達天下。據說他作箴言三千句,詩歌一千零五首,他的講論包括草木一身利巴嫩的香柏樹,直到牆上長的牛膝草,又講論飛禽走獸,昆蟲水族。甚至天下列王都要來朝見他,去聽他似智慧言詞。

  從堂皇的所羅門門檻,我則思想到接着所羅門的才華,而成為以色列偉大詩人的亞薩。亞薩當以桑樹被毀而形容埃及被神所審判。在詩篇七十八篇7節中亞薩如此說:“他降冰雹打壞他們的葡萄樹,下嚴霜打壞他們的桑樹”。我想念到當一個人或一個民族離開了神,神的公義審判也會臨到此人,猶如桑樹被打壞一般。

  我在桑田舉目,彷彿聽到昔日的先知亞摩斯,他原是“管理桑樹的”(七:14),但是神卻呼召他出來為神傳講信息。並且他以一筐夏天果子的糜爛,去形容遠離了神的人之結局。

  滄海桑田,世事變幻,縱橫古今中外,貫串田園宮殿,我的內心體驗着人事的萬變,人心的結局。一個人離棄了他的造物本源時,他就像摘下的果子般枯乾。

  然而,希伯來文的桑樹是Shigmah,英文的Sycomore也是由此演變而成的,此字的原意是復興或復合之意,當稅吏撒該因着身量矮小,身份不潔,未能就近耶穌時,他並沒有因此而放棄追求真理。當耶穌經過他所住的耶利哥城時,他就毅然跑到前頭,爬上桑樹,去觀望耶穌。然而,耶穌卻主動地呼喊撒該,請他下來,並且願意進入他的家與他共膳住宿。

  這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形容一個人雖然離開神,但是只要他肯來到耶穌面前,他就可以與神復合,和好如初。故此,主耶穌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人子來,為要拯救失喪的人”(路一九:1-10)。

  “把酒話桑麻”能引導浮現於滄海桑田的人,使他能因相信耶穌基督而能與神復合。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