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一個感恩的禱告

鍾明宇

 

經文:詩篇第三十篇

〔大衛在獻殿的時候,作這詩歌。〕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敵向我誇耀。耶和華—我的上帝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祂,稱讚祂可記念的聖名。因為,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了面,我就驚惶。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華懇求,說: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好叫我的靈歌頌你,並不住聲。耶和華—我的上帝啊,我要稱謝你,直到永遠!(詩三○:1-12)

  “詩篇”就是“讚美之歌”或“讚美”。在詩篇中,詩人表達了心靈深處的渴求,也反映了詩人在患難,困苦,逼迫,攻擊,罪孽,救助,病害等等經歷中對上主的信靠。這些成為了生活與宗教的精髓,肯定對神的認識,相信神的照顧,信靠祂的同在,為祂的公義而歡欣,因祂的信實而享受安息,信任祂就在身旁。詩篇也是禱告,懇求,與祂相交。神也是當我們遭遇疾病,缺乏,瘟疫及誹謗時,隨時的避難所。神是萬有的創造者,統治者,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是頒賜律法者和審判官,被壓迫之人的伸冤者和救主,是滿有憐憫與信實,公平與公義的聖者。因此,祂是我們理當敬拜與頌讚的那一位。

  從詩篇第三十篇,我們一同來看大衛對神的感恩與頌讚。

一.本詩的背景

  從詩的標題“大衛在獻殿的時候,作這詩歌”一看,就知道本詩作者是大衛。大衛的作品約佔了詩篇的半數之多,共七十三篇,因此,有人統稱詩篇為“大衛的詩”,是一個極大的榮譽。從大衛的生平看來,我們可以說他是一位非常傳奇的人物。他是以色列國的第二位君王,更是基督的先祖。在家裏,在八兄弟中是最年幼的,自小就被訓練為牧羊人。從先知撒母耳到他父耶西的家中要膏立他父的一個兒子成為新的以色列王一事上,他曾經是一個差點被父親遺忘的小兒子(撒上一六:10-11),但卻是上帝揀選的人。他是一個愛上主的人,有極大的信心,但卻曾落在極大的試探之中,他曾犯罪(撒下一一至一二章),因此,他不是一個完全的人,卻被神稱為合祂心意的人。但因他所犯的罪,使他蒙上了瑕疵,繼而面對死亡以及其他的人生悲劇,那是他因情慾與欺詐所種下的部分惡果。他的人生經歷可用一樣東西來形容:就是“五味架”—經歷了人生的甜,酸,苦,辣,鹹。

  詩題註明“大衛在獻殿的時候,作這詩歌”,但大衛從來沒有建過聖殿;聖殿是由他的兒子所羅門建的,也是由所羅門獻的。何以說大衛獻殿呢?大衛的確曾有建殿這個心意,但神卻沒有允許(代上一七:1-15;王上八:17-19)。其實原文“殿”一字(ba'yith)也可譯作房屋或宮殿,因此可理解為在“獻宮殿”或“新屋入伙”之時,作了這篇感恩的詩歌。

二.一次險死還生的經歷

  從本詩的內容,我們可以肯定,他曾經有過一場驚險的經歷;但藉着禱告,得了神的救治,有如“死過返生”。現在能入住這座新的宮殿或居所,實在需要感恩。

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詩三○:2-3)

  大衛染上甚麼病?為何染上大病?其實,生病是人生免不了的事情。有很多不同的客觀因素能導致我們患病,有生理的因素,心理的因素或環境的因素。因此,當一個人患病時,先要找出病因,才能對症下藥,藥到病除。當發覺有病徵,就當看醫生:病向淺中醫,這是個不易的道理。此外,我們相信上帝是生命的主,就算是醫生醫不了的病,或是沒有病例可循的病症,主若是憐憫,也可以叫我們得醫治,得以存活。但無論主應允與否,我們也當常準備好自己,隨時可以坦然的朝見永生的上帝。

三.大衛的反省與醒覺(詩三○:6-7)

  從第6節及以下的經文,我們看到大衛清楚知道他自己也是一個軟弱的人。

  “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6節)當人環境平順,生活富足時,我們很容易忘記神的恩典和神的賜與,甚至自誇:我永不動搖。其實我們能夠平順,都是神的恩典,是神施恩,是祂使我的江山穩固。

  “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你掩了面,我就驚惶。”(7節)詩人重新看到神看顧的重要性:如果神一掩面—神若不同在,我們就會驚惶得不知所措。(參撒下二四:1-25;代上二一:1-30)

四.危難中發出的禱告(詩三○:8-10)

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華懇求,說: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詩三○:8-10)

  詩人一方面看到自己的無能與無助,另一方面藉禱告抓緊神,求神:應允—垂聽!憐恤—施恩!幫助—扶持!為何詩人會到神的面前禱告祈求?從經文第5節中,我們看到他深深的認識他所求告的神:

  1. 在神的恩典與管教比較之下,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很快的就過去了,有如轉眼的一下。但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生不離開我們。“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2. 只要神憐憫,祂能: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們的“麻衣脫去”,給我們“披上喜樂”(11節)。請留意,喜樂是神“披”上的,表示是主賜與的源頭:真正的平安與喜樂是來自神的恩典,是神使我們的“愁苦”變“喜樂”。

  3. 神對屬祂的人,必定管教。正如希伯來書所說:

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祂又鞭打所收納的每一個兒子。為了接受管教,你們要忍受,因為神待你們好像待兒子一樣;哪有兒子不受父親管教的呢?作兒子的都受過管教。如果你們沒有受管教,就是私生子,不是兒子了。還有,肉身的父親管教我們,我們尚且敬重他們;何況那萬靈的父,我們不是更要順服祂而得生嗎?肉身的父親照着自己的意思管教我們,只有短暫的日子;惟有神管教我們,是為着我們的好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但是一切管教,在當時似乎不覺得快樂,反覺得痛苦;後來卻為那些經過這種操練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來,就是義。所以,你們要把下垂的手和發軟的腿挺直起來;也要把你們所走的道路修直,使瘸子不至於扭腳,反而得到復原。你們要竭力尋求與眾人和睦,並且要竭力追求聖潔。如果沒有聖潔,誰也不能見主。(來一二:6-14,新譯本

五.與民同頌主

  因此,大衛不但自己發出對神的讚美,也要求眾百姓一同讚美神,歌頌,稱讚,稱謝與高舉主的聖名:“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祂,稱讚祂可記念的聖名。要稱謝神,直到永遠!”(詩三○:4,12)

  是的,回想我們的人生:上主如何把我們提拔了,甚至使我們作為祂的兒女,多少次在我們生病時成為我們的醫治者,在我們軟弱的時候成為我們的管教者,使在悲哀愁苦中的我們能從苦境中轉為平安喜樂。這樣的一位上帝,祂的聖名是值得我們一生記念,歌頌,稱讚,稱謝與敬拜的。

 

金燈臺活頁刊第176期 2015.3
作者鍾明宇牧師為本社總幹事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