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談談信仰的DIY

殷穎

 

  所謂DIY,就是時下的流行語“自己來”(Do It Yourself)。說來也滿奇怪的,早期機械初發明的年代,人們凡物都希望是機器製造的才好。手工製品,因耗時費事,產品規格多不合標準,遠不如機器製造的精良,快速,省事又省錢,而屬落伍商品逐漸被摒棄,被淘汰了。但在大量機器製品,塞滿了世界之後,人們又發覺,用機器大量生產的各種後遺症持續湧現。時至今日,人們已無法再由機械世界中自拔,但慢慢地也確實感到煩膩,厭倦了。因此,人們重新眷戀起以手工製作產品的各種優點與樂趣。手工產品,更要特別標示出“手工製造”,且價格會比機器製造者高出許多。人們又開始懷念,珍惜以手工製作的種種好處,人的雙手,因而再度恢復久已削弱的功能。當然多半也還需要搭配一些簡單的工具,並非全靠兩手。但人卻奪回了機械的主導權,人的雙手不再只是用以開啟機器的開關,或僅以手指敲一下電腦上的鍵盤,然後便全靠機器去自動生產,人只在機器的末端等着收取產品;而是全程以人的力氣與手工的技巧去取代機械的操作。最後人以雙手製出的產品,可能每一種(件)都會有些微的差異,但卻為獨一無二的創作,都有其個性與特色,更顯珍貴,成為“藝術品”。製作的人會有高度成就感,這便是DIY無可取代的魅力。

  DIY與屬靈的信仰有關聯嗎?有,而且還十分重要。談到屬靈的信仰,一般有兩種極端。一是靠完全的“自義”,就是全憑DIY拯救自己。要修行,要修身,要做公益,要積德,要施捨,甚至要捨己身叫人焚燒(林前一三:3),用人自己之善行所累積的善功以自救,要自己為自己搭架天梯登上天堂。另一極端,便是誤解了“因信稱義”,以為自己甚麼都不必做,因為一切都已由基督的救恩包括了;只要搭上救恩的便車,便可安抵天堂。此種情勢的發展,到了二十世紀,便形成了所謂“廉價恩典”的信仰。在納粹集中營中殉道的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便指出:教會因誤解“因信稱義”的教義,誤用了神的恩典,使之貶值成為廉價的救恩。不用悔改的洗禮,與不必認罪的聖餐,已嚴重腐蝕了神的教會;使昔日向舉世差遣宣教士傳道的歐洲教會,步上了今天所謂的“後教會時代”。早先那些美輪美奐氣象萬千會眾興旺的大禮拜堂中,如今信徒寥寥無幾,教堂空空如也。黑暗的烏雲,已悄悄地籠罩了神的國度。歐洲的主流教會正面臨空前的危機。

  另一方面,有一些福音派的教會卻又在律法主義中復活了。許多教會除了聖經的教訓外,都有自己的內規;用另一種角度來詮釋神的律法。人們將神的救恩加上了許多附屬條款:大如以說方言為得救的標準模式,或要參加其教會,必須重新受浸(洗);小如生活的種種細節,都有嚴格的規定。反之,則為“不屬靈”,便不能“得救”。這種DIY,“救恩自己來”,正在今天流行。

  “自義”與“因信稱義”這兩種極端的屬靈取向,各有偏失。因為“因信稱義”並非完全被動,不是人自己全無作為;相反的,人必須要主動接受聖靈的感動,要完全降伏在基督的十字架下認罪悔改,才能得到主的救恩;領受了神的恩典,才可以稱義。而且人在得救之後,更要靠神恩才能努力達到成聖的工夫與境界,使屬靈的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四:11-16)。而在成聖的過程中,還要為主背負十架,甚至要付上生命作為代價。潘霍華甚至強調說,背負十架就是要為主去死。所以“因信稱義”,絕非手執救恩的車票,甚麼都不做,只等待搭上救恩直達車,便穩上天堂。
  “因信稱義”更非救恩的大量製造機:基督的寶血一次付上了代價,便可製造出無數的“救恩產品”;在“因信稱義”的號召下,一家,一族,一國都可以整批得救上天堂。不是如此。“因信稱義”是每一個人的個案,神要拯救的是每一個單獨的靈魂,所以主特別以“迷羊的比喻”(路一五:1-7)為例,強調神要尋找拯救的是一百隻羊中那失落的一隻。祂重視每一個罪人的悔改;所以那一百隻羊,不是整體的一百隻,而是一百隻中個別的每一隻。

  在DIY“救恩自己來”的極端中,人們重視珍惜神寶貴恩典的心態,值得肯定與敬佩。但由於過度慎重,便代主的救恩另設下了許多條件(障礙),並限制與提高了救恩的門檻;在“因信稱義”的恩典之外,再附加上許多使用的說明與規則,使神的救恩無形中再回復到律法的轄制,為救恩訂下了許多個別經驗的模式。在原本免費的入場券上,另課以附加稅,且附加稅須先自行付清方可進場。尤有進者,甚至會演變成附券比正券更為重要。這樣便不知不覺又回復到律法主義的窠臼了。雖然這種種屬靈的DIY,也會使人得到某種屬靈的成就感,它卻會污損了主的救恩,使救恩的入場券也會因而失效了。保羅說得好:“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二:8-9)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三六期 08.7
作者殷穎牧師為文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