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默想基督的謙卑

黃彼得

 

  “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一一:29-30)

  “謙卑”誰都知道是一種極崇高,極榮耀的美德。謙卑的人不但自己能從各方面得到好處,同時他也能叫凡與他接觸的人得到不少的幫助。謙卑的人不但自己不敢敗壞,而且還會叫他得到尊榮。謙卑的人不但可以防止眾惡之魁──驕傲,而且也可以建立眾善之基──謙遜。謙卑不但不會樹立仇敵,且能處處化敵為友。謙卑不但叫人覺得他是和靄可親,更是叫人景仰他的美德。

  所以聖經說:“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又說:“祂必按公平引領謙卑人,將祂的道教訓他們。”(詩二五:9)又說:“謙卑人必承受地土;以豐盛的平安為樂。”(詩三七:11)耶穌基督自己說:“虛心(原文意:靈裏貧窮,謙卑,或在神面前如乞丐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3)謙卑不只直接影響自身的禍福,也間接影響人類的苦樂。人類歷史上最謙卑的人是耶穌基督,所以我們當好好地來思想祂!
  一個真實謙卑的人,不是單在口頭上說:“小弟不才,鄙人無能”;也不是逢人便“俯首稱是”,隨事便“愧不敢當”。謙卑是一種生命本質的問題,是一種骨氣超凡的問題,是一種品格高尚的問題。因此,讓我們從這位誠實謙卑的主耶穌基督身上,來學習這謙卑的功課。

  聖經告訴我們:耶穌是在未有世界之先,已經與父神共享那極重無比的榮耀(約一七:5)。使徒彼得,雅各和約翰三人在山上,看見這極大無比榮耀的光輝,抵受不住,俯伏在地,不知說甚麼是好(太一七:1-5;可九:6)。大數人掃羅在前往大馬色的路上,被天上的大光四面照射他,立刻仆倒在地,他聽見復活的基督對他的旨意後,從地上起來,睜開眼睛,竟不能看見甚麼。這時他認清基督的復活,悔改自己的罪惡,立刻祈求主耶穌的赦罪之恩,並投靠這位滿有榮光,但又謙卑俯就罪人的耶穌,並一生跟從祂,學習祂的謙卑(徒九:1-30)。

  耶穌基督本有神的形像,但祂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降生在一個貧窮的木匠家裏”(腓二:6-8)。所羅門王在奉獻聖殿時,禱告說:“上帝果真住在地上麼?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況我所建的這殿呢?”(王上八:27)先知以賽亞在神的啟示下說:“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賽五七:15)。雖然祂在永遠裏就居在高位,但當祂降生的時候,連客店裏也沒有祂可降生的小床舖。祂不嫌棄馬槽的侷促,竟安然樂意躺臥在其中,供牧羊人,東方的博士都能來親近祂。耶穌基督這樣屈尊就卑,沒有架子,沒有派頭,這是何等的謙遜!

  耶穌基督為了搶救靈魂,滿懷熱切,日夜奔勞,遍走四方。為了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卑微的升高,憂傷的得安慰,流浪的有家可歸。祂竟然連喫飯的時間也沒有,連飯也顧不得喫(可三:20)。祂在諸城中行異能,但那些城的居民始終不肯悔改(太一一:20)。他們不但不肯悔改,反而譏誚他是癲狂的,文士說:祂是被別西卜附着(可三:21-22)。在拿撒勒城的民眾對祂怒氣填胸,攆祂出城,帶祂到山崖,要把祂推下去(路四:29),然而,主耶穌都感謝天地的主,說:“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太一一:26)。祂是這樣的不爭競,不喧嚷,甚至街上的人也沒有聽見祂的聲音(賽四二:2)。祂是這樣地默然不語,憑真實將公理傳開。祂不灰心,也不喪膽。直到祂在地上設立公理,叫公理得勝(參四二:3-4)。祂是這樣的柔和謙卑,自己卑微(腓二:8)。

  當那些愚頑的法利賽人和文士以種種宗教和律法上的難題來為難祂,並想要從中得把柄來控告祂,定祂罪案的時候,祂仍然設了許多比喻,發出許多警語,循循善誘他們,切望他們及時悔改醒悟,好叫他們的眼睛看見真光,耳朵聽見真理,心裏接受救恩,回轉過來,得着祂的醫治。但這些被油蒙了心,被撒但弄瞎了眼,被罪惡塞滿了耳朵的猶太教領袖,竟然對祂的忠心警語,視若無睹,置若罔聞。以致祂傷心淚下,大聲疾呼,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裏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太二三:37-38)。祂這些警告責備,不是出於報仇,也不是出於狠心,乃完全是出於柔和和哀慟的心!
  被出賣的那一夜,祂看見門徒仍然不知大難當頭,仍然汲汲於名位,互相爭大,彼此奪權。於是在坐席時,祂站起來,脫了衣服,拿一條手巾束腰,隨後把水倒在盆裏,洗每一位門徒的腳,並用自己所束的手巾來擦乾(約一三:4-5)。祂不但洗十一位門徒的腳,連那一位已經存心要出賣祂,用腳踢祂的猶大的腳,也一視同仁的俯腰洗淨他(約一三:11-12)。祂是主,是老師,竟然虛懷服事學生們。連那位見利忘義,出賣恩師的加略人猶大,也一樣地服事。祂這樣做,是將炭火堆在敵人的頭上(羅一二:20)。是服事人,並且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二○:28)。主耶穌這樣謙卑柔和的服事,不是企望人任何的報酬,乃是叫人明白祂的愛,接受祂的救贖。

  主耶穌被抓,受不法審判的時候,那些無知的百姓吐唾沫在祂的臉上,蒙着祂的臉,用拳頭打祂。差役用手掌打祂,譏笑祂說:“你若是基督;告訴我們,打你的是誰?”他們又用許多別的話辱罵祂(可一四:65;路二○:64-65)。親愛的主耶穌卻默然受欺,一言不發(可一四:61;一五:5)那些粗野的羅馬兵也乘機圍繞耶穌,脫了祂的衣服,給祂穿上一件朱紅色袍子,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祂的頭上,跪在祂的面前,戲弄祂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啊”(可一五:16-18;太二七:26-29)戲弄完了,給祂穿上自己的衣服,帶祂出去要釘十字架(可一五:20)。謙卑的主耶穌以溫柔的心忍受眾人的欺凌。

  當祂被掛在十字架上的時候,過路的人辱罵祂,搖着頭說:“咳!你這拆毀聖殿,三日又建造起來的;可以救自己,從十字架上下來罷!”祭司長和文士也是這樣戲弄祂,彼此說:“祂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以色列的王基督:現在可以從十字架上下來,叫我們看見,就信了。”(可一五:29-32)那與祂同釘十架的強盜,也至死不悟地譏誚祂;說:“你不是基督麼?可以救自己和我們罷。”(路二三:39)我們所敬愛的主,是這樣溫和謙卑,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恭敬地將自己交託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彼前二:23)。

  祂雖然被人藐視,厭棄,虐待,不尊重;但祂仍然擔當人類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祂被列在罪犯之中,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賽五三:1-12)。祂呼求天父,赦免人類的無知,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路二三:34)。主耶穌是這樣虛己,將命傾倒,以至於死! 
  主耶穌從降生在伯利恆客店的馬槽裏,到祂被釘死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祂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在在都表現了祂的謙卑。祂的謙卑永遠發出燦爛的光輝,叫驕傲自大的人羞愧,叫受欺壓的人得力量,效法祂忍受人無理的欺凌。叫在沮喪中的人得着盼望,倚靠祂的大能勝過惡劣可怕的環境。天父因耶穌的謙卑帶給千萬人的力量,盼望,得勝而心滿意足。因此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二:9-11)。

  在這驕傲猖獗的世代裏,謙卑的真光是何等的需要。驕傲的毒素只有謙卑的品格才能防治。驕傲的敗壞只有謙卑的美德才能補救。驕傲的醜態只有謙卑的秀麗才能更換。驕傲的心思只有謙卑的意志才能夠轉移。

  一個人若要有謙卑的生活和行為,他必須先有謙卑的生命。真實謙卑的生命只有謙卑的耶穌才能賜給。所以要得謙卑生命的人,必須接受耶穌為生命的救主,接受祂謙卑的生命。因為耶穌降世,不是單救贖人類脫難罪惡的權勢刑罰,使信的人得永生;祂更要將謙卑的生命賜給信徒。使信徒活出謙和溫柔的優美人生,造就人群,建立品格高尚的民族;達到神原來創造人類的目的。

  願聖靈幫助各位讀者,得着耶穌謙卑的生命,活出謙和溫柔的生活,在這邪惡,傲慢,目空一切的世代,為耶穌基督作美好的見證!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