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來美感想

知光

 

  到美國後,從各方面感到國外的弟兄姊妹對大陸基督徒的親切關懷。的確,大陸的教會經過了一段困難時期。我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也經歷到一點點,或者說也是多少沾了點邊。在這裏談一點我個人的看法。

  1. 神是信實的,不會叫我們承受我們力所不能受的。正像雅各從他母舅家回來的路上所說那樣:“我要量着在我面前群畜和孩子的力量慢慢的前行。”神確實是照我們的能力加給我們重擔。叫我們學習屬靈功課,去經歷祂自己。那時候,教會關門,弟兄姊妹分散各地,互不見面。在書信上也不敢交通。各人只能自己與神單獨來往。正像冬天的大樹,外面沒有葉子,但卻深深往地裏扎根。當時,要我們寫檢查,我們寫為甚麼信主。這就是見證,就是傳福音。當在主前交賬時,他們不能說沒有聽到過福音。在困難中,神也特別賜力量。“痛定思痛,痛如何哉!”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當時是如何捱過來的。我那時還年輕,但也去打掃廁所,失去正常工作,長期去農村等地勞動等等。很希奇,當時也不覺甚麼,心裏也沒有甚麼壓力。現在體會到為甚麼彼得等被打後,反而感謝讚美神。司提反被石頭打時,沒有沉痛的叫喊。

  2. 主耶穌說:“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並且承受永生。”很多弟兄姐妹為主的緣故捨去了一些今世的福樂,神給他們的祝福,真是百倍還多。大家可以去大陸調查,看看這些弟兄姊妹,看看他們的家庭是否如此。我自己相比起來,算是少的了,可是主賜給我的,真是超過百倍。神是公義的,“必將患難報應那加患難給你們的。”那些人,當時很神氣,很有能力,但事後來看,那些無緣無故與基督徒為敵的,他們遭遇實在可憐。如想到永生,他們的結局更可怕。這就是為甚麼主耶穌在十架上還為釘他的人代禱。為甚麼司提反被石頭打時,還為打他的人代求。但願我們更為他們代求。歷史事實和中國現實的確說明了這一點。

  3. 在那段時期,有個別弟兄姊妹被主接走了。他們持守住了他們所信的,跑完了當跑的路。他們享受安息,等候得賞。人人都有一死。能無病無痛,安然離世,這是幸福。聖經上說“耶和華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神極重視我們經歷這一路程。司提反殉道時主耶穌在天上站起來迎接他。他的死遠比泰山還重。我們能在人生的最後一段路程上榮耀神,這是一種特別恩賜。有位老弟兄說:“若因信耶穌,有人要殺我,我高高興興去。”他太太說“你配嗎?你有這個福分嗎?”這福分不是誰都能得的。

  4. 在國外遇到一些很愛主的弟兄姊妹,但與他們談話中,就覺得經歷太少。只有親身經歷過,得到了安慰的人,才能更好去安慰那些患難中的弟兄姊妹。約伯的三個知心朋友,在約伯困難時,陪他同坐七天七夜,一言不發,真夠同情他的了。但結果是:不但不給約伯帶來安慰,反而他們三人遭到神的憤怒,要約伯為他們代禱。天天和耶穌同經風霜的彼得,聽耶穌說要上十架,馬上勸他說:不能那樣。耶穌轉身說了十分嚴重的話:“撒但退我後面去吧,你是絆我腳的。”耶穌不是說:彼得,你如何如何,而是說“撒但”,彼得成了撒但的代言人了。絆倒人,聖經說,還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到海底。我們去看望弟兄姊妹,心想安慰他們,弄得不好,都受虧損。親身經歷,的確很重要。

  5. 許多弟兄姊妹在困難時站住了。正像啟示錄中的七個教會,主耶穌只對兩個受苦的教會有勉勵和誇獎,沒有責備。現在條件變了,生活好了。好多到了國外,有的連三代小孩都出來了。過去去禮拜,幾分錢的公共汽車也捨不得坐。今日坐小轎車來回。我們為這一切感謝神。我們的一切,都從祂而來,離了祂,我們就像樹枝離了樹身一樣。但也要謹慎自己,看看孩子,有沒有像提多書所說的那樣,“兒女也是信主的”。是不是會像列王紀上第十三章那個老先知(他仍稱為先知)神已不能用他了。神不得不用遠方的先知來說話了。不但如此,他也成了年輕先知的絆腳石。今日,在大陸,還有大量家庭,幾代都未聽過福音。許多國外的弟兄姊妹捨去了幸福溫暖的環境,離鄉背井,到異國他鄉去傳福音。我們自己呢?經上說:“多給誰,就向誰多要。”在大陸“一切向錢看”的新環境下,可能比困難時期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