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屬靈領袖(二)

危機與轉機

區應毓

 

  當一位屬靈領袖為主發熱心,走在主的旨意裏時,此道路並非花開常漫,通暢無阻的。實際上,他需要披荊斬棘,排除萬難;以破釜沉舟的心志,背水而戰以完成主的託付。正如保羅的至理名言:“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裏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三:12)。

  那時尼希米振臂一呼:“我們作祂僕人的,要起來建造。”(尼二:20)眾以色列民都響應其呼籲,群策群力,總動員起來去重建聖城的牆垣。當他們正在興高采烈地作工的時候,困難打擊就立時臨到。先是外敵犯境(尼四:1-23),然後是內憂嗟怨(尼五:1-19)。當時在耶路撒冷北方的撒瑪利亞會督參巴拉,東方亞捫人多比雅,南方的亞拉伯人,及西方的亞實突人(尼四:7)都聯手攻擊尼希米。以色列人四面受敵,打擊如排山倒海直逼尼希米,危機四伏,困難重重。

  首當其衝的攻擊,也是兵家戰略──攻心為上。兩陣交鋒,士氣高昂與否,可以判別勝敗的結果。以色列的敵人嗤笑他們說:“這軟弱的猶大人…要一日成功麼﹖要從土堆裏拿出火燒的石頭再立牆麼…他們所修造的石牆,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尼四:2,3)這些敵人志在打擊以色列人的士氣,分化民心,使他們聞聲喪膽,退縮消沉。正如劉邦以四面楚歌的心理戰敗項羽大軍一般。要提防此攻心計,屬靈的領袖需要懂得擅用禱告之方。尼希米深知敵人詭計戰略的厲害,故此他回到神的面前,以神的公義與性情作為祈禱的依據,使以色列民能夠重新振作,一鼓作氣,“城牆就都連絡,高至一半,因為百姓專心作工”(尼四:6)。雖然百姓曾灰心意冷,甚至猶太人十次之多表示喪志,筋疲力盡地說:“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氣已經衰敗,所以我們不能建造城牆。”(尼四:10)於是,尼希米派人看守,晝夜防備(尼四:9),並且將貴胄,官長,百姓的家人搬至城內,“背水結陣”,為耶和華與家人的緣故,奮勇作工。尼希米起來說:“不要怕他們,當記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們要為弟兄,兒女,妻子,家產爭戰”(尼四:14)。

  一位屬靈的領袖乃是在危機中不膽怯,更能堅固別人的心。正如邱吉爾上任英國首相時,納粹狂魔已經泛濫歐洲大陸,故此他在就職禮上直言:“我所貢獻給人民的不是‘和平’,乃是流血,犧牲,與奮鬥。”果然,仗賴着他剛毅的心志,英國成為了歐洲唯一的沒有向希特拉俯首稱臣的國家。並且在二次大戰完畢後,有一回他向皇家軍校的畢業生演講時,以堅定不屈的不朽精神忠告各人:“絕不放棄,絕不放棄,絕不放棄。”保羅也是如此地勸勉年青的提摩太說:“神所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後一:7)。

  再者,化險為夷,危機化轉機的精神,除了一方面倚靠神,禱告以外,也需要我們“一手作工,一手拿槍”,佩械以禦敵(尼四:15-26)。尼希米需要有計劃地防禦敵人,一半作工,一半拿槍,盾牌,弓,穿鎧甲以作防備(尼四:16),並且以角號來建立溝通連絡網,以防突擊(尼四:18-20)。他們上下齊心,殷勤作工直至深夜(尼四:21-23)。正如有一回,佈道家慕迪由英國乘船去美洲佈道時,他正在船艙內休息時,船的甲板起火,有人趕緊前來通知慕迪先生,請他禱告。他獲悉此事後,即立時起來,趕緊出去與眾人用水桶救火。有人說:“不必勞煩慕迪先生,在船艙內禱告即可。”他說:“來吧!我們一手拿水桶救火,一邊心中禱告仰望神吧。”此乃是最平衡中肯的態度,不禱告就出現“腹背受敵”之險,致使糧餉斷絕,陷入困境。禱告是孫子兵法中虛實之策:“虛其實,實其虛;虛虛實實,妙不可言”。禱告是虛其實,使撒旦被捆綁;也是實其虛,使我們在何處軟弱,就在何處得剛強(林後一二:10)。但是禱告以外,還需要我們去倚靠主來面對危機,一心禱告,一手作工。(下期續)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