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21.5 第213期


在沮喪中堅心等候神

陳梓宜

 

經文:詩篇四十二至四十三篇

  在詩篇第四十二和四十三篇中,詩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對自己說: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臉上的光榮,是我的神。(詩42:5;43:5《和合本》)

   這心聲在這兩首詩中出現三次(詩42:5、11;43:5),就像重複出現的“副歌”一樣。事實上,這兩首詩在詩篇中連在一起,結合起來就好比一首有三節歌詞的詩歌,每唱完一節歌詞,就唱這段經文做“副歌”。

   這“副歌”又可以這樣表達:

 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裏面不安呢?應當等候神;因為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詩42:5、11;43:5《新譯本》)

   詩人為何沮喪?甚至重複對自己說:“我的心哪!為何你沮喪,為何你不安呢?你要等候神!”他是否沒有倚靠主,所以失去了主的喜樂和平安呢?細心思想這兩篇詩篇,可知詩人是個渴慕神和倚靠神的人。這兩首詩的內容說明了信靠神的人有時是會經歷沮喪和不安的,並且描述了一個信靠神的人在沮喪的時候如何禱告和持守盼望。

 一.信靠神的人有時會經歷沮喪

  一個信靠神的人為何會沮喪?詩人描述了他的遭遇:

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活的神;我甚麼時候可以來朝見神的面呢?…我從前常常和群眾同去,與他們進到神的殿裏,在歡呼和稱謝聲中,大家守節。每逢想起這些事,我的心就感到難過。(詩42:2、4《新譯本》)

   詩人當時落入一個處境,使他不能到聖殿敬拜神。他是可拉的後裔(參第四十二篇的標題),是個利未人。利未人是蒙神揀選負責在會幕和聖殿中事奉的支派;在大衛的時代,可拉的後裔(哥轄的子孫)開始負責歌唱的事奉(代上6:31-38)。而這個可拉的後裔如今受到攔阻,不能到聖殿去,不能夠事奉神。他想起自己“從前常常和群眾同去,與他們進到神的殿裏,在歡呼和稱謝聲中,大家守節”,但現在無法在聖殿事奉,不能與會眾一起向神歡呼和稱謝,他的心就感到難過。

   我們或許能夠體會詩人這種難過心情,特別是過去一年多瘟疫流行,使許多信徒不能聚集一起敬拜神。雖然不少人還是可以在教會約定的時間,透過網上直播或錄影一起敬拜,但始終大家不能聚在一起,聽不到前後左右的人一同唱詩讀經,經歷不到現場敬拜的那種喜樂。這場瘟疫使我們有一段長時間失去了到聖殿敬拜的自由。不過,即使沒有瘟疫,還是有許多人受到攔阻,不能到教會去;有些人受到家人攔阻,有些人是因為臥病在床。而這位詩人以前在聖殿負責歌唱的事奉,如今無法到聖殿事奉神,他的心就感到難過。

  詩人沮喪,除了是因為在信仰和事奉上受到攔阻,還有就是敵人一直攻擊他,但神的救助仍未來到:

我要對神我的磐石說:“你為甚麼忘記我呢?我為甚麼因仇敵的壓迫徘徊悲哀呢?”我的敵人整天對我說:“你的神在哪裏呢?”他們這樣辱罵我的時候,就像在擊碎我的骨頭。(詩42:9-10《新譯本》)

   神的沉默讓詩人感到十分痛苦:“神啊,你明明是我的磐石,是我的堅固倚靠,但你為何忘記我?為何丟棄我?”而敵人見到神沒有救助他,就繼續欺壓他!敵人向他辱罵,“整天”對他說“你的神在哪裏呢?”他就非常難受,傷心到晝夜以眼淚當飲食(詩42:3),感到有如骨頭被擊碎的徹骨之痛(詩42:10)。

   詩人所面對的敵人,是不敬虔的國家,是詭詐和不義的人(詩43:1)。不敬虔、詭詐、不義的國家和民眾,為許多人帶來痛苦。信靠神的人在不敬虔和不公義的社會中生活,往往因為拒絕和抵抗不敬虔和不公義的事情,就遇到攻擊和壓迫。而當神的救助尚未來到,神的公義仍未彰顯,黑暗邪惡的勢力仍然猖獗,信徒仍然受到不義的壓迫時,我們的信仰也受到挑戰。敵人一直在嘲諷:“你的神在哪裏呢?你的神不來救你嗎?”我們也相當沮喪,禁不住要問:“神哪!你為何忘記我?”

  雖然境況令人相當沮喪,但詩人仍然堅定信靠神。他沒有否定和迴避自己內心的沮喪和不安,同時積極地向自己的心作出鼓勵,並且重申自己對神的信心:

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裏面不安呢?[你要]等候神!因為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詩42:5, 11;43:5《新譯本》)

   信仰上的攔阻,不公義的壓迫,還有神的沉默,令信靠神的人沮喪不安。但詩人在沮喪不安之中仍然堅定等候神,因為神是他的神,必定拯救他,幫助他。

 二.信徒在沮喪時的禱告和期盼

  在痛苦的境況中,在內心出現沮喪時,詩人對神的信靠仍堅定不移。他說:

 白天耶和華賜下祂的慈愛;夜間我要向祂歌頌,向賜我生命的神禱告。(詩42:8《新譯本》)

   在困境中,詩人仍然日日經歷神的慈愛。即使他還未脫離壓迫,還是未能到聖殿敬拜,但他的生命蒙神保守。他每晚向神歌頌和禱告,為每日生命中點滴的恩典而感謝神。這提醒我們:雖然困境仍在,甚至大得令人懷疑神已經忘了自己,但其實主天天看顧和保守,在每日的生活細節中,我們仍然經歷到主的慈愛;患難並不能使我們與主的愛隔絕(羅8:35)!在患難的日子裏,仍有主恩可以數算。

  而面對不敬虔和詭詐不義的事情,詩人就繼續等候神為他伸冤:

 神啊!求你為我伸冤,為我的案件向不敬虔的國申辯;求你救我脫離詭詐和不義的人;因為你是賜我力量的神。(詩43:1-2《新譯本》)

   詩人活在不敬虔的國,遭受詭詐不義之人的壓迫;但他仰望天上那位公義君王,深信神必為他伸冤。我們生活在充滿罪惡的世界中,見到許多詭詐不義的事情,看到人為求達到目的而指鹿為馬,為逃避責任而諉過他人。人的手段可能讓自己得到一時的好處,但無法讓自己逃過神的公義審判;公義的神一定會作出公義的判決。地上的國家和法庭,不時會有不公不義的情況出現,使人民受害蒙冤,也叫追求公義之人感到沮喪。但請不要忘記:那位在天上掌管萬有的公義君王,是最終極的終審法官;人世間所有案件,最終必在神那裏得着公正的裁決。所有不敬虔、詭詐、不義的人,終必受到公義的刑罰。

  在不義和黑暗的境況中,詩人持續祈求得到神的亮光和真理的引導。

 求你發出你的亮光和真理,好引導我,帶我到你的聖山,到你的居所。我就走到神的祭壇前,到神、我極大的喜樂那裏。神啊!我的神啊!我要彈琴稱讚你。(詩43:3-4《新譯本》)

   詩人深深相信,終有一天他能走到神的祭壇前;他也深信,雖然現在心靈沮喪憂傷,但只要得到神的引導,就能夠化解沮喪為喜樂,因為神是他極大的喜樂!雖然現在這沮喪的心情反覆出現,但他深信,只要他繼續得到神的亮光和真理引導和帶領,至終必能到神的祭壇前,再次唱歌彈琴事奉神,得到極大的喜樂。

   我們活在世上難免遇到令人沮喪和不安的事情。主耶穌明言我們在世上有苦難,但同時應許我們在祂裏面有平安(約16:33);而且主已經將永恆的盼望賜下,應許所有忠心跟隨祂的人享受永遠的喜樂和平安。那將來的喜樂與現在的痛苦相比,就會顯得現在的痛苦是短暫的、細小的,而將來的喜樂是永遠的、極大的。因此,最重要的是,在沮喪中我們要堅持跟隨主的引導和帶領,正如詩人求神發出亮光和真理,讓自己繼續得到引導,使他到神的祭壇那裏,在神的面前彈琴稱讚祂,得着極大的喜樂。

   “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裏面不安呢?”信靠神的人或有沮喪和不安的時候,但我們要對自己說:“你要等候神!因為我還要稱讚祂,祂是我面前的救助,是我的神。”在沮喪之時我們要堅持向神禱告,要耐心等候神。因為這位公義之主是我們的神,我們是祂的子民,祂必定幫助和拯救我們。我們總要專心跟隨主,讓主的亮光和真理繼續引導我們,好讓我們在祂那裏得到極大的、永遠的喜樂。

 

金燈臺活頁刊 第213期 2021.5
作者陳梓宜傳道為《金燈臺》總編輯。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21304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