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16.11 第186期

偉大的函授神學

于中旻

 

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並且叫你們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約20:31)

  近年來,我們眼看着網上教學的興起。從前,人對函授學位輕視,給個雅號“郵購學位”;現在,名門正派的學校,也有網上教學。當然,這是隨着互聯網普遍來的。

  教會該怎麼作?我們可曾想到“網上迦瑪列”?

函授的思考

  或許,有人說:函授教育的缺點,是不能看見可以效法的教師模範,不能有充分學習效果,因此斷定函授產生的好學生很少;殊不知面授的壞學生更多,但不能因此就完全廢止神學。即使如主耶穌那樣的好教師,門下也出過叛徒猶大!

  首先,我們應該知道,教學品質的問題,不在於用甚麼方式,面授與函授,並沒有差別,如果碰到朽木不可雕的宰予,懶惰而不肯用心,甚至先自“畫”不進步;或遇到想走捷徑,買學位的敗類,總拿他沒法。所以在電通發達便捷的時代,不妨迅速構思採行函授。

函授的合宜

  說來這並不能算是新的事,是二千年前的“古道”:新約聖經所包涵的,不是別的,是二十七卷“函授神學”課程。當然,沒有誰可以否定前賢們傳揚福音的努力,以至殉道的見證,聖靈同工的偉大效益,主的道不被捆綁,傳到地極。可是,總不能忽略文宣的效能,而且無論如何強調,絕非過分,因為至今仍然是還未充分開發的能源。

  馬可福音第十三章10節“福音必須先傳給萬民”,在KJV的翻譯原是“The gospel must first be published among all nations.”當然,在這裏“be published”是指公開宣揚的意思,不僅限於印刷;不過,也不排除印刷。因“publish”同public, publicus有關,都是“公眾”的字源。主耶穌說話的時候,印刷技術自然還沒問世,不論甚麼樣的方式,只要能夠達到公眾了解,使其能正確接受福音,就是完成了基督的大使命。

  經驗和常識告訴我們,要群眾來到學校困難,把學校移到群眾容易;而以函授教導群眾,則更為容易。而使今人就教古人,根本無法辦到;但藉着函授,不僅能神交古人,且能夠與今之學者交談,豈不更為有益?

函授的實踐

  先知耶利米曾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耶六:16)這話是要人民在正誤之間選擇;但今天我們所面臨的,是不要對“古道”棄而不取,更不能以為過時。

  其實,耶利米書從寫成,到傳播,就是函授的典型:先知領受上面來的啟示,經過與他同工的書記巴錄抄寫,傳述,不僅給予當時猶太人以盼望,相信等候“七十年”的應許來臨,也成為教會信仰的根基。

  函授實施的成功與否,決定於教員,教材,教法,再加上最重要的一隅:受教者。耶利米的時代,從君王,到政治巨頭,宗教領袖,都漠視神的話,怙惡不悛,受到當得的報應,也成為後世的鑑戒。

  這是工商業的時代。各樣的宣傳手法,被採用在佈道上,竟然以為是在作“上帝的推銷員”,視福音等同企業。當然,目標正確,在方法上並不足為非,但忽略扎實的,隱藏無聲的文宣,是巨大的損失;因為文字宣道,比起搞轟轟烈烈的群眾佈道,更堅實而有持久功效。我們現在共有的信仰基礎,哪不是來自當年神僕人筆下出來的神學教材?

  我們且想想看,如果沒有新約的函授,教會歷史是甚麼情形。

  聖經所說的真道,教訓,都是記以傳授。如果沒有這些記載,當最後一名親見親聞基督教導的人離世,必定會言各人殊,真箇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了。那還堪想像嗎?

函授的定位

  說到這裏,我們會問:誰來函授呢?一般認為作函授工作的,是二三流,甚或未入流貨色;其實,保羅很認真的作函授,十分重視函授。我們發現他寫道:“我保羅親筆問你們安。凡我的信都以此為記,我的筆跡就是這樣。”(帖後三:17)可見使徒不是隨便由祕書代寫代發,而是非常着意。不少人想,“話是風,筆是蹤”,所以隨便講話,假託聖靈引導,實在是不負責任。更有人異想天開,以為“信口開河”是憑信心開口,流出活水江河!當然,還有人冒使徒之名寫信(帖後二:2-3),迷惑信徒。不過,函授必須是由純正的信仰,傳遞正確的信息。

  因此,傳道人如果真以拓展神的國度為心,都該積極訓練從事文宣,以函授宣揚主道。至少我們要有基本認識,文宣事奉絕不是次等的事奉。

  很久前,曾有人提出文宣士“定位”的問題。

  有人說:今天“按立”的教牧數目過多了,形成“困苦流離如同牧人沒有羊一般”,實在不足以解決教會面對的問題。可是,誰曾聽見過“文宣士”?其名古已有之:V.D.M.(Verbi Dei Minister = Minister of the Word of God)這個名稱,就正切合。

  不過,這不是說,必須有“名位”才肯作事,更不是說,要與現有的教職人員搞對立;而純為提高注意,讓人知道文宣這回事的重要。忠心認真的教牧,已經為教會留下了榮耀的績效,成為永久的遺產,至今仍然使人得益處;盼望今代的基督徒,靠聖靈的引導啟示,繼續努力。

 

金燈臺活頁刊第186期 2016.11
作者于中旻博士為文宣士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8603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