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05.3 第116期

福音活頁

女媧與夏娃

 

  中國歷史分兩大時期,即神話時期和信史時期。這兩大時期的分界人物是神農氏。換句話說,神農氏以後,中國的歷史記載是可信的;神農氏以前,中國的歷史記載是屬於神話,不能完全相信,雖然我們不能完全相信神話,但是神話有神話的價值,因為可以幫助我們去尋找一些已經失落的史前資料。
  從神農氏往上數,就是女媧和伏羲氏。中國人對女媧和伏羲氏有兩個傳說。第一,有人傳說他們是兄妹。第二,有人傳說他們是夫妻。其實,這兩個傳說都有道理。聖經告訴我們,人類原出於一本。不管是紅黃黑白種,都是亞當和夏娃的後裔。人類既是亞當和夏娃的後裔,最接近亞當和夏娃的祖先,必然是兄妹通婚。

  傳說女媧和伏羲氏是兄妹,有下面的說法:
  伏羲氏是女媧的同胞哥哥。當伏羲氏做了族長,建都於宛丘之後,就回家送母親和妹妹到陳都定居。在路途中,女媧看見許多男女做愛,不知羞恥。於是她建議哥哥,立人倫,定嫁娶,不容近親結婚。伏羲氏十分喜歡妹妹的建議,於是稱讚女媧為神謀。中國自古就有女媧立婚姻的傳說,我們中國人最愛封偉人為神:所以後來就索性將女媧封為“媒神”。

  傳說女媧和伏羲氏是夫妻,則有下面的說法:
  女媧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始祖。她用泥土創造了人類,後來嫁給伏羲氏。所以他們兩夫婦就成為中華民族的“父神”和“母神”。這個傳說在民間留下了數百幅圖畫。最著名的一幅是:女媧和伏羲氏有人首和人身,但由腿部開始就變成蛇尾。他們兩人的尾部摟纏在一起。女媧拿着圓規,伏羲氏拿着距尺,並有一個童子站在他們中間。

  從這兩個傳說看來,女媧是眾生之母,指導她的後代按人倫結婚。她有丈夫,就是伏羲氏。兩人相愛,而且有後代。人身蛇尾,可能說明他們開始結合之時,十分美好,可惜後來卻變成像蛇一般的醜陋。而女媧的原名,可能只有一個字,就是“媧”。因為她是女的,所以叫做女媧。“媧”的發音很像“娃”。
  原來印度人傳說,在史前女人叫做“娃”。中東人也傳說,在史前女人叫做“娃”。人類文化發源地有四個,除了埃及以外,其餘三個都傳說史前女人叫做“娃”。“娃”又與讚嘆語“哇”同音。當男人看見一個美麗的女人,因驚嘆而張口說話的時候,就很自然的會說出一個“哇”字來。當神造了夏娃,將她帶到亞當面前的時候,雖然聖經沒有記載亞當因驚嘆而說出一個“哇”字來,卻記載了亞當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讚美他妻子的話:“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創二:23)這句話,也代表了他內心要說的“哇”字。所以亞當後來他妻子取名叫夏娃(創三:20)。 
  夏娃的意思就是眾生之母。全人類都是亞當和夏娃的子孫。可惜始祖犯罪,與神隔絕,以至全人類都陷在罪惡之中,“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羅一:21)從此,人就開始拜被造之物,拜偉人,拜自己,拜鬼魔,又創造了許多神話故事,尤以中國和希臘兩個超級文化古國為甚。中國人最喜歡將人物神化,和將傳說增加色彩。女媧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從這個虛構的神話裏面,還可以看見兩件事。第一,我們中華民族相信人是被造的。第二,我們中華民族相信萬族出於一本。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被造的,但不是被一個“神仙”所造,而是被創造宇宙萬物的獨一真神,按照祂的樣式而造。大使徒保羅在希臘的雅典,曾經對許多學者證明:

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本有古卷是血脈〕,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祂所生的。”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徒一七:26-30)

  對學者證道,不用長篇大論,因為他們甚麼都懂。只要鼓勵他們去“尋求”,若用今天的話,就叫作“做研究”。真神歡迎人去研究祂,尋求祂。因為祂知道,人若虛心尋求祂,就必尋見(太七:7)。真神實在離我們不遠。願君早日尋求祂,接受祂為全人類所預備的救恩,就是因信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而稱義(得救)。“悔改”就是回轉歸向祂。(劉廣華)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1609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