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89.11 第24期

芥種之喻

陳終道

 

經文:馬太福音第十三章三十一至三十二節;
   馬可福音第四章三十至三十二節;
   參路加福音第十三章十八至十九節

  “他又設個比喻對他們說,天國好像一粒芥菜種,有人拿去種在田裏。這原是百種裏最小的,等到長起來,卻比各樣的菜都大,且成了樹,天上的飛鳥來宿在他的枝上。”(太一三:31-32)

  解經家有將本喻作正面解,指教會超常的發展,以致普世歸主。但本喻更宜於作負面解,即是論及教會反常的一種發展。

  根據 Englishman's Greek Concordance :在本比喻中三十二節的“菜”(lachanon)原文意即植物,蔬菜。新約共用四次,(太一三:32;可四:32;路一一:42;及羅一四:2“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四次均譯作菜或蔬菜,從未譯作樹。

  另一字“樹”,原文“dendron”新約中從未譯作菜的--太三:10;七:17;七:18;七:19;一二:33;一三:32;二一:8;可八:24;一一:8;路三:9;六:43;六:44;一三:19;二一:29;猶:12;啟七:1;七:3;八:7;九:4,共十九次均譯作“樹”。

  在此主耶穌以芥菜種為菜類植物長成樹,不是說有一種芥菜“樹”而長成樹。菜長成樹,不論是否巴勒力斯坦地特有的情形,長成樹後的芥菜,都已不是菜了,故作反常之發展解較為妥當。

  天國,本不止包括教會。但教會則包括於天國之內。在天國未實現之今日,在地上惟有教會是屬神掌權的界限。故這比喻中所論“天國好像…”,在現今實際上也就是指教會說的(關於天國千年國問題下期另有專論)。

一.解釋

  1. 芥種──主耶穌以芥種喻信心(太一七:20),本章下文又解明好種就是天國之子(38節)。所以好種可以指有信心的真信徒。這些人集合一起就是教會。教會是以有信心有生命的信徒為實質,一切事工亦以信心為起點。在發展過程中,卻不排除有假信仰的人混入會中之可能。

  2. “百種裏最小的”有人因“百種”原文含“所有”之意,而懷疑主耶穌說話的準確性,因芥種非所有種子中最小的。按馬可福音第四章三十二節──“…以後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可見這“所有”是以菜類為比較,不是指世上所有植物而說。和合本譯作“百種”正是多數種子之意,而非準確的一百種。英文NIV譯作"It is smallest of all your seeds"相信是按當時猶太人所種的種子比較是最小的。

  3. 田地──就是“世界”(38節)。在神的國未真正實現之前,天國的子民,寄居在這世界,可像麥子種於田,長出麥子合乎主用。也可像芥種種於地,與世界過份混合,變成反常的增長。

  4. “有人”──主自己在下文三十七節說:“那撒好種的就是人子”,所以這“人”就是主耶穌。

  5. 樹──聖經常以樹象徵屬世的權勢。如但以理書四章,尼布甲尼撒王夢見一棵大樹──“你所見的樹漸長…高得頂天…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王啊,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但四:20-22)。先知以西結,亦以樹象徵亞述王之權勢(結三一:1-14),也同樣提到“空中的飛鳥都要宿在這敗落的樹上”(結三一:13)。

  巴勒斯坦地的芥菜是會長成樹的。有人認為主耶穌以芥菜種取喻,單單喻意其種子最小,卻能長成大樹,因而認為芥菜種長成大樹應作“好”的方面解釋。此解頗有疑問,如:

  a) 雖然巴勒斯坦地有“芥菜樹”,但它仍與其他蔬菜屬同類植物。正如下文說“卻比各樣的菜都大”可見仍屬菜類。否則不應與菜類相比,而應與樹類相比。由菜變成樹,何以應象徵“好”的發展﹖

  b) 聖經未提芥菜長成樹後,是否更適合作菜食用且勝過其他“植物”(Garden Plant);卻特別提及它成為樹後可供飛鳥住宿。這究竟是菜的正常用途,或反常效用﹖

  c) 飛鳥宿在枝上,聖經一向把飛鳥的巢穴當作壞的方面的解釋。如上文的先知但以理(但四:21)與以西結(結三一:13)也都是這樣。使徒約翰更按天使所說的用以象徵撒但的巢穴──“他大聲喊着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魔鬼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d) 先知,使徒與天使的用法與主耶穌相合。因在本章上文,主耶穌就以“飛鳥”指撒但。如:

  “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喫盡了。”(太一三:4)

  “凡聽見天國道理不明白的,那惡者就來,把所撒在他心裏的,奪了去,這就是撒在路旁的了。”(太一三:19)

  所以芥菜長成樹供飛鳥住宿,應指教會反常的發展。教會原是屬天的國度,卻爭取或仗賴屬世的政治權勢已偏了教會的原有功用與使命了。

  6. 飛鳥來宿──不但成樹,且成了可供飛鳥住宿的樹,理應不是太小的樹,證明確是反常。上文十九節既以飛鳥指惡者,在此可表撒但的差役混入教會中,住宿在教會的“樹”上。教會專心於爭逐屬世權勢地位或錢財,必引致許多為名利而湧入教會的人“宿在它的枝上”。雖具世界的權威,卻徒有教會之名,外表興旺,內裏腐敗不堪。日漸淪為假基督,假先知的工具了!當日主耶穌責備祭司長文士,把聖殿淪為賊窩,已顯示聖殿中已有以敬虔為得利門徑的人。

二.要訓

  1. 信徒個人或教會在世亨通,未必是好兆頭。反之,常是危險的訊號,應及時警惕。要追求實際長進,不可貪圖外貌體面,靠屬世勢力發展聖工,教會難免世俗化。

  2. 行事不可只有熱心,還要有屬靈智慧,明白神旨。歷史上羅馬大帝康士坦丁雖有熱心,卻是糊塗的熱心,憑肉體行事,種下教會“黑暗時代”的種子。

  3. 末世事奉神的人,必須知道如何辨認假信徒,更不可容讓他們在教會中佔高位,才能保持教會的純潔。他們不但要認識他們的“羊”,也要認識那些外面披着羊皮的“狼”,才能為全體儆醒,作無愧的工人。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404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