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2017.1 第187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187期所有文章

人之“外體”與“內心”的依存與消長

殷穎

 

經文:哥林多後書四章16至18節

  保羅對長者的勉勵銘言: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6-18)

  在這段經文中,有幾個相互對照的詞彙,值得我們深思:即“外體”與“內心”、“至暫至輕的苦楚”與“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以及“所見的是暫時的”與“所不見的是永遠的”等;關鍵的詞彙,是“外體”與“內心”。

  保羅此處所言的外體,應為人老來時的處境。他一面講人這個出於泥土的血肉之軀,終於仍要歸於塵土的艱難過程,而屬於神靈的“內心”,卻要逐漸更新“成聖”之水磨功夫(加2:20-21;腓4:17;西1:10,3:10)。由於外體已在敗壞中,而且還產生一些“至暫至輕的苦楚”,人的身體進入毀壞的老朽期,與內心中的更新可成為強烈的反比,一為日漸衰敗,另一則逐步更新,而這種相互拉扯,也應為人生的大痛苦與大患難。當人在靈與體的此長與彼衰中,要浴火才可以重生。按此處所謂之重生,非人悔改後的重生。人在悔改信主後,立刻便可重生得救,但這裏的“重生”,是信徒在苦難中經過火的試煉,再躍進的新境界。約伯在受試煉之後見證說:“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23:10)

  但精金在火煉的過程中,卻是無比痛苦的。我在不久前曾罹患兩種疾病(為我多種慢性病之一、二),這些病都是至暫至輕的苦楚嗎?先是皮膚病,上半身爆紅色斑點,奇癢無比,先後經四位皮膚專科醫生診治罔效,日間不安,夜間尤無法安眠。所謂“痛可忍,癢不可忍”,因癢比痛更折磨人,先後達一年之久。歷經多位醫生診治,皆無解,這種病可以將人的意志消磨殆盡,特別是長夜難熬,也使我悟到約伯遭撒但攻擊之後,所患之皮膚病惡疾,有進一步的體認。他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說明他身上的毒瘡不僅是痛,而且奇癢,才會用瓦片刮身體以解癢,我如不患此症,便難了解約伯痛癢交加之苦。我後來再經一位皮膚專家診斷,改以照射紫外線治療,逐漸見效。但在此時,左肩卻突然發生劇痛,也痛到不可忍,就診骨科醫生,要排隊一兩個月才可就診(所在地之看診制度),而就在此際,身體痛癢便交加了,讓我親歷了痛癢同時施虐外體的滋味,更能體驗約伯的痛苦,而能深切感受到約伯的見證,知道“精金”(伯23:10)是怎樣煉成的。

  保羅輕描淡寫之“至暫至輕的苦楚”,對受苦如約伯等級的人來說,似為淡化,因外體在毀壞過程中所產生的苦楚,並非“至暫至輕的”,當這些苦難來到,侵蝕身體時,人也會“喪膽”的。保羅在此指出的,是一般人難以衡量的區別。他說苦難“至暫至輕”,是為了要比較那“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而能深切體驗,並完全了解這種區別的人,應非年輕一族,而皆為耆老。這些正在外體毀壞中的人,心中才會有此較量與體驗,如此心中才可得到安頓。

  保羅要導耆老菁英進入“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之至高境界了,他讓一些昏花的老眼,看一看“所見的”與“所不見的”境界,隨着年齡遞增與視力模糊,從前“可見的”東西,逐漸“看不見”了,這是人肉眼退化的必然現象。別人不知,我自己現在擁有數十個放大鏡,若要查看極微小的字體,必須用超大倍數的放大鏡,才可勉強看到。但在此同時,另一對屬靈的眼睛,也相對增強,從前看不到的“東西”,如今反而逐漸清晰了。就聖經中的靈意而言,往昔讀過的一些字句,只能讀白紙上的黑字,因許多靈意多為隱藏的,如今都清晰地呈現在“目”前了。人在青壯年時期,多半要顧念“所見的”,但人到了老境,便會“顧念所不見”的了。

  蠶長成後,吐絲做繭,將自己禁錮在一個小小的空間內,經過一段時間,蛻變成飛蛾,便可突破空間而飛出了。但時、空仍然是在神造成的有限之內,人真能突破時空,便要脫離這個物質的世界,進入真正的“永遠”,登入天國與基督同在了。

  上帝原創之第一亞當,有靈(Spirit)、有魂(Soul,精神)、有體(Body)(帖前5:23)各具功能,成為人的整體。人自幼至青壯時期,精神與體能旺盛,但當步入老境,精神與體能下降,“內心”(靈)相對提升,“外體”逐漸凋殘且日趨殞滅,心靈卻不斷騰越,並突破“所見的”(時空),“永遠”不再是一種嚮往與遙不可及,已伸手可觸,“榮耀”也不再為禱詞,而成為現實,因“內心”已經進入榮光中,這個“人”便成為“永遠”的一部分了。

  這是保羅對耆老的勉詞嗎?是的。但也應身歷其境,才會深刻體認:“好得無比”(腓1:23)。從前天國的境界,有時也曾“橫看成嶺側成峰”,此時則已完全“身在此山中”了(蘇軾《題西林壁》)。

   保羅曾有一種登上第三層天的奇妙寶貴經驗(林後12:1-4),他能在樂園中聽隱秘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這種經驗當耆老們進入“永遠”之後,大家皆可進入樂園,聽神的言語也不再是隱秘的了,仍然是“不可說”的嗎?當你進入“永遠”之後,答案便應揭曉了。 

   

金燈臺活頁刊第187期 2017.1
作者殷穎牧師為文宣士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