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2001.5 第93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93期所有文章

與神人和好

吳獻章

 

  人間的悲劇中,恐怕沒有比聖經中的約伯更悽慘的了。在光天化日下,約伯的七個兒子,三個女兒,所有的財產(七千羊,三千駱駝,五百對牛,五百母驢)及僕婢盡遭無故之殃,留下來的,是坐在爐灰中拿瓦片刮身體上毒瘡的約伯,淒涼地忍受着妻子的冷嘲熱諷(伯二:7-9)。此悲劇最震驚歷代讀者的,則是義人也會受苦的神學問題。“完全正直,敬畏上帝,遠離惡事”的約伯,是位知道為兒女禱告的敬虔父親,也是忠實的丈夫,在行為上有好見證,知道關心貧困,不因富有而離棄神,卻無緣無故遭此飛來橫禍。為此,惹來許多自由派學者如休謨(David Hume)對上帝及其是否公義,是否存在作殘酷的攻擊批判。

  最讓約伯痛苦不堪的,則是他的三個朋友了。在他們尚未出現前,約伯僅沒犯罪,還俯伏在地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一:21)並嚴厲責備他心懷不平的妻子:“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嗎﹖”(伯二:10)

  但當來安慰他的三友出現後(伯二:11-13),約伯轉仰望讚美為咒詛,開始了他漫長的呻吟折磨期(伯三:1∼三二:5)。

折磨人的因果論

  在三次車輪戰式的辯論中,年長的以利法首先勸約伯耐心仰望神,提醒他受管教的有福了(伯五:17);比勒達則不客氣地道出約伯受苦的可能原因:離棄了公義神(伯八:3-4);瑣法更理直氣壯地把因果律套在約伯頭上:是你隱藏的罪帶來苦難,只有悔改才能得救(伯一一:14)。三友的勸勉責備,激動痛苦的約伯不得不答辯。第二輪一開始,以利法就大膽指出約伯雖不全敗壞,但約伯的反對神顯出自己的愚拙(伯一五章);比勒達則斷定受苦的人必是不認識神的惡人(伯一八章);瑣法則咬定惡人必要滅亡(伯二○章)。第三輪,以利法及比勒達都斷定約伯受苦的唯一原因:罪(伯二二,二五章);瑣法一言不發,料是認為“剛硬不認罪”的約伯已無可救藥。他們原都不懷惡意,卻用因果關係來定可憐約伯的罪,忽略掉聖經苦難的另外原因:為義受逼迫及信心為主受試驗(太五:10;彼前一:7)。因此,在三友的三次巡迴辯論後,可憐的約伯被激得怨天尤人,身心傷痕累累:主啊!為何差這些人來增加我的痛苦呢﹖
  在漫長的辯論過程中,約伯屢次熬出信心金句,如:“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上帝。”(伯一九:25-26),“然而你知道我所行的路,你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二三:10)及以“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伯二八:28)

  那含濃厚箴言味道的第二十八章,教我們看出人間雖不常找到公義(無罪的耶穌受罪人審判及處死,正諷刺着人間的道德及法律不公義的真實面),但軟弱的人卻可以在苦難中彰顯神的榮耀,受苦的人當以配得為主名受辱而感恩(徒五:41)。有心去安慰受苦的人,除了必須了解心靈創傷的醫治需假以時日,急不得的以外,不要輕易以“受苦必是犯罪”的因果律論斷受苦的人(主的門徒就曾犯此錯誤,參約九:2-3)。要知道,約伯和他的三友都沒有機會像我們一樣,可以清楚看出約伯受苦前後天上的情景,要學習與哀哭的人同哭,是需放下自己的主觀及神學系統才做得出來的。此外,當我們安慰別人時,不要以為我們對受苦的人所常提出的問題:“神的公義在哪裏﹖”,“神在哪裏﹖”,“為甚麼﹖”等,是完全能折服被安慰者的答案。我們必須了解,受試煉痛苦的人最根本的傷痕有兩方面,縱的一面是怨天,橫的一面則是尤人。約伯記最後幾章就是記載着心靈得醫治的兩大良藥:與神和好及與人和好。

與神和好

  在漫長的人間辯論後,約伯終於聽到天上的聲音:“人的盡頭,正是神的起頭!”神兩次的談話中,都用詰問的方式質問約伯。第一次,神用所創造的自然界詰問約伯(伯三八∼三九章);第二次,神用祂在自然界中所彰顯出的權柄和公義質問(伯四○:6∼四一:34),兩次皆遠超出約伯的理性及邏輯系統,也連帶地教約伯否定自己的“懷疑”。約伯從神的偉大中認識自己的無知:“我是卑賤的,我用甚麼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摀口。”(伯四○:4)最後折服地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伯四二:2-3)

  原來,要想與神和好,人必須先承認自己的無知及有限,從自我中心的封閉思維中走出來,去讚歎那位創造並維持萬物的神。

  世人面對苦難時,常用公義的眼光來衡量。約伯的三友認為約伯不義,推他遠離神;約伯卻以“神為不義,叫義人受苦”把自己推離神!約伯記教我們看到,公義不是人生的全部,否則,就沒有義者耶穌代替不義世人的十字架救贖。義人受苦,不是為彰顯神的公義,而是神的慈愛(雅五:11);平衡點,就在十字架上,因此,要與神和好,除了要體認自己的有限外,需帶上十字架的眼鏡來看世界(加六:14)。正如法國數學家,神學家巴斯卡(Pascal)所說:“我們是藉着耶穌而認識神,也是藉着耶穌認識自己。”約伯的受苦叫他認識神,也認識自己。“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伯四二:5-6)雖然是厭惡自己,神卻沒有忘記誰是屬祂的,在約伯與神和好之後,公義的神在三友前為約伯辯護,稱他為“我的僕人約伯”(伯四二:7-8中共出現四次)。人的價值就在與神和好後被肯定。

與人和好

  人生在世,要討好所有的人是不可能的,但“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一二:18),特別是得罪人時,就當向人認罪。神在醫好約伯的心靈後,轉而去醫治他與朋友間的隔閡,對以利法說:“我的怒氣向你和你兩個朋友發作,因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說的是。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裏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伯四二:7-8)三友必是很吃驚:“主啊!我們不是替你衛道辯謢了嗎﹖要我們向約伯認錯﹖”輔導別人的,必須承認自己的有限,你自己不一定知道別人的痛苦及受苦原因:態度上更該存憐恤的心,就是滿腦子知識,也不一定能帶人與神和好,除非你先與人和好。人們常不關心你知道多少,直到他們知道你關心他們多少。

  反過來說,你若是約伯,你肯為那曾嘗試去關心你,卻因不了解義人受苦的真正面貌,給你戴上“信心不足”,“愛世界”,“犯隱藏罪”之不屬靈帽子的人禱告嗎﹖你肯學習那不犯罪的人子耶穌,無辜地被掛在十字架上,忍受罪人羞辱嘲諷後所吐出那震撼千古的禱告:“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二三:34)當你為別人中傷時,聽聽聖法蘭斯(Francis of Assisi, 1181-1226)感人的禱告。

  主啊!
  使我作你和平器皿,
  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
  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
  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
  在憂愁之處播下歡愉。
  主啊!
  使我少為自己求, 
  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了解,但求了解人;
  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因捨去時我們便有所得,
  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與神和好的約伯在苦難中學會了與人和好,結果,帶來了三種復興。若我們懂得在十字架前與神和好(縱的),並與人和好(橫的),也必能如此蒙福。

朋友靈性復興

  當三友照着神所吩咐的去行,“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伯四二:10);引用約伯的忍耐去鼓勵受百般試煉之信徒的雅各,給約伯與人和好的禱告下了雅各書的註腳:“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雅五:19-20)你是否想過,我們的代求能叫那曾傷害我們的朋友靈性復興﹖

自己靈性復興

  約伯的禱告使神悅納,“耶和華就使約伯從苦境轉回”(伯四二:10)。靈性復興的他,“耶和華賜給他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名電影“賓漢”男主角的一生,描述當我們越怨恨某人,我們的行為就會越來越像那個人;也惟有在十字架前經歷神的愛,我們才能與人和好,因此不僅帶來別人靈性復興,最蒙福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子孫滿堂的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伯四二:17)正是慈愛的神對願與人和好之人公義的寫照。

自己家庭復興

  約伯記悲劇開場,卻因約伯肯饒恕別人,喜劇收場。他不僅自己蒙福,家庭也蒙福,神賜他全家團圓,加倍的產業及敬虔的兒女(天上及地上的),甚至“在那全地的婦女中,找不着像約伯的女兒那樣美貌。”(伯四二:15)當我們歸向真神,並願成為使人和睦的人,神就賜給我們一個蒙福的家庭;若我們終久剛硬,遠離救主,不願擺上去與人和好,並帶人藉着耶穌與神和好(林後五:18-21),則恐難期望我們的家庭是個神賜福的家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