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1993.5 第45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45期所有文章

薈萃都城格拉森(上)

李志光

 

  筆者曾於一年內五次到訪格拉森。格拉森值得考察有下列原因:

  1. 交通方便——格拉森在約旦首都安曼以北約二十哩,位於王道KING'S HIGHWAY中途,因道路經過迂迴曲折之山野去到海拔1870呎,故車程長達三十哩。雖然行車時間約需45分,但比起往皮特拉需時三個多小時則短很多。況且由安曼駛往格拉森之公共車輛絡繹不絕,故交通極為方便。

  2. 景色壯麗——格拉森擁有保存得最好的古代羅馬殖民地城市典型規模。遊人行於城中,無不被宏偉的建築所吸引而動容,所以格拉森被譽為約旦境內僅次於皮特拉的最壯麗景色。

  3. 旅遊發展——格拉森曾經由1928年開始由英美等多國考古學家加以發掘。近年(1982年)約旦當局發起一個為期五年的大型發掘計劃,最後邀得美國,法國,英國,澳洲,意大利,波蘭及西班牙的隊伍參與發掘。因多國曾大力及長時間支援格拉森,格拉森與國際的聯繫頗為頻密,眼界亦開廣很多,所以接納仿效西方的推動旅遊業方式,每晚於廢墟“聲光晚會”,每年七,八月期間有為期兩週的“格拉森文化藝術節”。因此各方到此遊客常年絡繹不絕!

  4. 大名鼎鼎——格拉森現在的英文名稱是JERASH,一些中文書籍稱之為傑拉西或渣華殊,都將它的鋒芒大大掩蓋,使人怎麼也聯想不到它便是聖經中提及過大名鼎鼎的格拉森。此外,格拉森所在之基列地,以出產乳香聞名。格拉森以南二哩處之雅博河,就是雅各回歸故土所經過之河谷。雅各在雅博渡口與天使摔跤,從而改變了他的一生的故事,信徒耳熟能詳。格拉森是低加波利(十城區)之其中一城。被耶穌趕出污鬼醫治好的兩個人蒙主差遣回家作見證後,便在低加波利傳揚耶穌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使眾人都希奇(可五:20)。大有可能那蒙恩的人曾進過格拉森城傳講耶穌。

  5. 教堂特多——格拉森發掘出十三間教堂,是鄰近地區比例上掘出最多教堂的城市。主後四世紀,格拉森一位主教出席了教會史上著名的迦克墩大公會議。格拉森人為此引以為榮。可見格拉森在七世紀回教興起前實乃一個名重一時的基督教中心。今日基督徒考察那些如出一轍的拜占庭教堂,不當等閒視為“多此不多,少此不少”,實應為基督教會曾經有如此長期及深廣的影響而感恩。反觀回教勢力興起之後,那些教會盪然無存,真令人感受到“傳道機會,稍縱即逝”,並且“幸福不是必然的”。

一些遊人的錯覺

  考察格拉森,是到訪約旦不可錯失的項目。但抱着極高期望的遊客,時常於考察後有一點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因為他們去的時候,帶有一些錯覺,茲列述最常見數項如下:

  1. 格拉森是一個薈萃都城,在希臘文獻中被稱為“金河上的安提阿”,ANTIOCH-ON-THE CHRYSORHOAS。在今日的格拉森古城中,確實有一道河名為“金河”,使人聯想到它必定是壯闊波瀾,金光閃閃,在河邊有亭臺樓閣,在河上有玉帶拱橋。誰知遊客一去到,便發覺連自己家鄉任何一條河也比它體面。

  2. 格拉森既稱是旅遊發展之地,遊客想必那處有四星或五星級的大酒店罷!原來也是欠奉。大概因為約旦是一個頗為貧窮的國家,平均國民月薪是一百美元,所以有體面的大酒店都設於首都安曼不遠,即日可以往返,商人便索性不加以投資了。現在格拉森只有一些賓館設施。不怕簡陋的人,可以投宿,但要求好一點的人,則不必嘗試了!

  3. 格拉森的名字載於新約聖經馬可福音第五章一節及路加福音第八章二十六節中。那兩處經文使許多往格拉森的遊客錯覺地以為自己到了耶穌為被鬼附的人趕出污鬼的地方。其實不然!因為格拉森在加利利海東南方,離開加利利海最南端至少35哩。馬可福音記載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被污鬼附着的人,從墳墓裏出來迎着祂(可五:2),路加福音的記載也相若,“耶穌上了岸,就有城裏一個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來(路八:27)由於地理上的距遙遠,格拉森斷不會是耶穌趕逐污鬼的地方。然而福音書兩處明明寫着耶穌到了“格拉森人的地方”。可是答案正是在“格拉森人”和“地方”兩個名詞上。“地方”原來的意思是地區REGION或國家COUNTRY。在耶穌時代仍盛行舊約時代類似邑國CITY-STATE的觀念。一個強大的城市便可算為一個國家,領袖可自封為王。格拉森既是低加波利其中一個最強大的城市,故此其勢力範圍亦伸展至數十哩外的加利利海東岸,所以那被稱為“格拉森人的地方”不辯自明。不過,在低加波利仍有一個城市是可以和格拉森分庭抗禮的,那個便是“加大拉”,它雖沒有格拉森那樣強大,但優勢在離加利利海最南端只有六哩,所謂近廚得食,因此馬太福音作者稱耶穌上岸的地方為“加大拉人的地方”(太八:28)也是沒有錯的。因為邑國勢力範圍重疊是可以想像和接受的。

  至於耶穌真正為被鬼附的人趕出污鬼和引致豬群衝下海的地方又叫甚麼名稱呢?這可要感謝考古學家的努力了!他們在加利利海東岸,離今日隱已乎EN GEV以北5公里的地方,找到一處有陡峭坡度的山崖在海旁,也有洞穴與墳墓在山邊,四周環境極符合福音書的記載。考古學家於1970-1972年在附近發掘出一間非常大的修道院和教堂遺址,整座綜合性的建築群佔地4.5畝,由一幅很堅固的外牆圍着。沿岸有古代船隻停泊之遺址,另有一條長150呎,闊15呎的火成岩鋪石路一直延伸至一間長135呎,闊70呎的教會。從希臘文石刻可知來自主後585-6年,而教堂的建築更可追溯至主後五世紀。但存在不夠二百年,當主後614年波斯人入侵巴勒斯坦,教堂便遭毀壞而不復使用。

  相信是耶穌驅逐活鬼並使群豬衝下海淹斃之處今日為KURSI是哈拿尼的兒子雅各拉比的故鄉,在伯賽大與SUSITA兩個地點中,靠近ES-MAMAK乾河谷。古代又此為GERGESA,教父俄利根與優西比烏曾提及提比利亞湖旁有一個叫GERGESAI的村落,串法只是很小差別,相信是指同一個地點。但無論KURSI,GERGESA與GERGESAI均不可與GERASA或JARASH混淆,因為肯定是不同地點!(下期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