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1991.7 第34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34期所有文章

直到如今

陳終道

 

  “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四:11-13)

  這兩節聖經共有兩次提到“直到如今”。保羅一開始作基督的僕人,“直到如今”他從不為今世名利,討人喜悅,也不因畏懼惡勢力,不敢按真理說話。所以“直到如今”他仍難免受逼迫被毀謗,甚至又飢又渴,赤身露體,被人輕視。不是因為他個人生活失敗,乃因他忠心傳道,正如他在哥林多後書講的類似的話來表白他自己,哥林多後書第二章十七節說:“我們不像許多人,為利混亂神的道;乃是由於誠實,由於神,在神面前憑着基督講道。”

一.直到如今處境如故

  保羅初出傳道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使徒們都不大相信他。起初是由巴拿巴把保羅推薦給耶路撒冷信徒的。後來巴拿巴又從大數帶他到安提阿。可見他從蒙召到安提阿教會事奉,直到奉差遣為使徒,其間約有十三,四年時日,他不過是一個藉藉無名的傳道人。雖然已知道自己會作外邦人的使徒,但他當時的工作範圍可算很小,用現今的話說,他是知名度很低的傳道人。人們對他的認識不像在他寫哥林多前後書時那樣多,此時他已相當地受人敬重。

  當然,當保羅剛蒙召時,人們也不知他到底是逼迫基督教,還是真正基督的使徒,所以都對他抱懷疑的態度。經過多次觀察之後,發覺保羅的工作果然像神的僕人,在小教會安靜工作了多年,到奉派出外傳道,他所到之處,建立新教會,在各處都有很好的見證,他的工作果效也傳到各處。例如:

  保羅第一次旅行佈道,大約在南加拉太一帶,如以哥念,路司得等地方,作了很多工作,也受了很多逼迫,效果如何﹖從使徒行傳我們知道他乘船到帕弗時,曾懲罰一個行邪術的人,使他瞎眼,這些事當然會傳開,為多人所知。又叫一個生來瘸腿的人起來行走。當時甚至有人把他當是神,要向他獻祭(徒一四:13)。後來他寫信給加拉太信徒,提到他們最初對保羅的愛心:“那時你們若能行,就是把自己的眼睛剜下來給我,也都情願。”可見保羅在這些地方傳道,不單神藉着他顯能力,也實在將基督十字架的愛活劃在他們眼前,所以信徒非常愛他,這些工作見證,縱使保羅不提,也自然會傳到各處。

  到第二次旅行佈道,他在帖撒羅尼迦只有三個禮拜的工夫,就建立了很好的教會,按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一章七至九節:“甚至你們作了馬其頓和亞該亞,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樣。因為主的道從你們那裏已經傳揚出來,你們向神的信心不但在馬其頓各亞該亞,就是在各處,也都傳開了。”帖撒羅尼迦教會的見證傳到馬其頓,亞該亞各處,也就等於保羅的工作傳到各處了。

  所以當保羅的工作越來越有表現,越來越為眾教會認識,在事奉神的事工上,漸為眾教會所信任。在這個時候,保羅自己有甚麼改變呢﹖答案是“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

二.直到如今只求神喜悅

  為甚麼作了這許多工之後,還過着這樣窮苦不安定的生活,甚至被人咒罵,逼迫,毀謗,被人看作萬物中的渣滓呢﹖這不是說他的見證沒有發生影響,不是說人對他的工作表現沒有認識,而是保羅向神的心志沒有因知名度的提高而改變。他在傳神真道上的忠心與誠實,沒有為眼前的名望而改變。當傳道人的知名度高了,受到更多人愛護時,人的愛護很可能也帶着私心的期望,這些期望未必合乎真理,保羅在這情形下,很容易受試探。為了順應人情,稍為違背真理,就能得到許多好處。如果他固守真理原則,就會引起人反感,失去一向擁護的群眾。傳道人忠於真理的結果,不只可能得罪外人,更有可能得罪一些向來敬愛他的人,使原來支助他的人變成反對他的人。這樣,在工作上就難免增加阻力了。保羅並沒有因為知名度更大,走的路變得更寬闊就被環境所左右,乃是仍舊像起初那樣誠實傳道。

三.直到如今忠貞不渝

  “直到如今”這句話包括了一段長時間的過程,其中有許多人與事的變動,不論對保羅的處境有利或不利,都沒有搖動他對神的忠心。從以下的事實中可以證明:

  1. 加拉太:加拉太地區的教會是保羅在大患難中建立的教會,而且很快偏離正路,使他傷心。但也有少數愛護他的人(加四:14-15),在他知道加拉太人在真理上走迷時,立即寫信更正他們,且嚴責他們的錯誤,這樣作會不會連那少數愛護他的人也失去呢﹖他從沒為自己的利害而籌算怎樣說話,只忠心按真理教導人。

  2. 哥林多:他寫哥林多前後書責備的話也很多。這樣是否為自己增添更多反對的人呢﹖問題是:在保羅獲得許多人相信的時候,他到底是否仍站在真理上講話﹖抑變成為個人的利益說話﹖保羅傳道的心態動機始終沒有改變,他的工作見證也始終沒有改變(林後一二:14-18)。

  3. 以弗所:使徒行傳第二十章保羅與以弗所長老話別時,可見他如何愛以弗所教會的信徒,如何清清潔潔,完全沒有任何物質的貪圖,如:“所以你們應當儆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衣服。我這兩隻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徒二○:31-35)

  4. 腓立比:腓立比教會不像哥林多和加拉太教會使保羅難過,所以在給腓立比的書信中並沒有責備的話,只為他們感謝神。腓立比教會是初期唯一供給保羅的教會,但保羅對腓立比教會說:“我並不求甚麼餽送,所求的就是你們的果子漸漸增多,歸在你們的帳上。但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我已經充足。”他告訴他們:“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因他是信神而活,不是靠人。

  5. 帖撒羅尼迦:對帖撒羅尼迦教會也同樣用父母的心腸對待他們:“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用過諂媚的話,這是你們知道的。也沒有藏着貪心,這是神可以作見證的。我們作基督的使徒,雖然可以叫人尊重,卻沒有向你們或向別人求榮耀,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帖前二:5-7)

  6. 殉道之前:直到晚年,在他最後的一卷書信中重提他第一次旅行佈道的事說:“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遭遇的逼迫,苦難,我所忍受是何等的逼迫,主都把我救出來了。”(提後三:11)

  這裏所講的是使徒行傳第十三章初出佈道所遭遇的事,當時他曾勸那一帶的信徒,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徒一四:22)請比較他在提摩太後書第三章十二節所說:“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裏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這兩處經文的事,在時間上相差了十多年,而實際上這兩番話是指同一回事。提摩太後書所提到的逼迫,正是使徒行傳第十四章所說保羅所受的逼迫;在提摩太後書第三章十二節說:“…凡立志…敬虔度日…受逼迫”正是使徒行傳第十四章二十二節的“…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是同類經歷,保羅還是像起初那樣向神真純,在那麼長的年日,在許多不同的教會中,他的信息與見證,從不看風轉舵。這就是保羅所以成為保羅的原因。

四.總結

  “直到如今,我們還是…沒有一定的住處…被人咒罵…被人逼迫…”因為他直到如今沒有改變他的信息,仍然站穩真理立場,沒為個人利益而歪曲神的真道。這正是一個事奉神的人的真正成功。讓我們再聽聽忠心神僕的心聲:

  “我們不像那許多人,為利混亂神的道。乃是由於諴實,由於神,在神面前憑着基督講道。”(林後二:17)

  基督徒們,事奉神的人們,“直到如今”你如何了﹖已身價百倍了嗎﹖仍然是神國精忠的軍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