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22.7 第220期


這像和號是誰的?

于中旻

 

  “這像和這號是誰的?”(太22:20;可12:16;路20:24)耶穌手中拿着一個普通銀錢發問。

   錢是通用的貨幣,日常生活上用它,市場買賣或發工資都用它。其上的像和號一望可見,有眼睛的人都不難回答這問題。當然,耶穌是一位偉大的教師,連非基督徒也承認;而藉着實物施教也是平常的事。不過,祂談話的對象卻並不平常:他們是幾個法利賽人的門徒和希律黨的政治人物,狼狽為奸,合作要尋機會陷害耶穌。他們說:

 “夫子,我們知道你是誠實人,並且誠誠實實傳神的道;甚麼人你都不徇情面,因為你不看人的外貌。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該撒可以不可以?”(太22:16-17)

   來的人見面先說上一番奉承話,誰能再不誠實?何況耶穌是真理,祂口中沒有詭詐的話。他們如果想請誰幫忙報稅逃稅,耶穌可不是適當人選。不過,他們非有誠意,只是試探。

   他們用的是兩刃法。如果耶穌說“可以納稅給羅馬政府”,法利賽人會傳播耶穌不愛國,更嚴重的是向猶太人見證祂不是彌賽亞,那就沒人再聽祂。如果耶穌回答應該拒絕給羅馬或任何外國政府納稅,惟獨向本國效忠,那就立即可見希律黨人拉祂去衙門。

   耶穌看出他們的惡意,就說:“假冒為善的人哪,為甚麼試探我?”然後頗為平靜地說:“拿一個上稅的錢給我看!”他們就拿一個銀錢給祂。

   耶穌指着那錢的面上說:“這像和這號是誰的?”

  答案難不倒任何人。他們知道說:“是該撒的。”

   耶穌說:“這樣,該撒的物當歸給該撒;神的物當歸給神。”(太22:18-21)

銀錢的兩面

   有人想像耶穌像那些假冒為善的人,把頭縮在宗教外衣裏面,囁嚅地推說:“本文士不談政治!”不過,我們必須注意:耶穌不是用方法耍滑頭,逃避麻煩。事實上不少人作於是想;不過,那是錯誤的。

   耶穌不怕面對問題,而是要教訓更深的道理。有該撒像和號的銀錢是用來繳納稅款的;而分別為聖,繳納入神庫的,必須是沒有外國政府印記的銀子。在此以外,銀錢是“錢”,給佔領者壓鑄上像;但其質是“銀”,能鎔不能改!

   就是到今天,基督徒從主所領受的一切教訓,必須遵從。因此,宗教不能不與現實生活糾結。在摩西的時代,他是宗教和政治的最高領袖。後來的以色列國,只有撒母耳還近於兼統政教的人物,但絕不是神“興起一位先知”像摩西(申18:15-19)。雖然以色列人歷來大致維持一神信仰和律法,但統治者和祭司與先知的關係,常難有協調和平衡。祭司多少與官方合作,先知如果不被利用,就遭受反對:從王家親族的先知以賽亞,到平民先知阿摩司,及祭司譜系的耶利米,因為傳達神的信息,拒絕被利用,就遭受反對和迫害,叫人常難左右逢源。到羅馬外國勢力征服者來了,改變了政治狀態,宗教領袖更卑下的投靠沒有律法的外邦政權。但耶穌基督提出,祂不企圖以革命改變政治現狀;祂是真理國度的王,沒有疆域,沒有武力,沒有階級,只有信從真理的人民,成就父神的旨意。

 亮白不變質

   被救贖的人是歸於神的“銀子”;但生在世界上,就被鑄造上政治的印記,成為市上流通的“銀錢”;惟有到末後被融化的時候,才可以反歸本真。所以,我們是“天上的國民”(腓3:20),民籍在天上;也要順服神所命的掌權者,“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13:7)。

   基督徒是屬主的真理人,是“光明之子”,生活在世界上,卻不是走法律空隙的“邊際人”。聽說有灰色貨物,灰色關稅,甚至灰色民籍;屬主的光明之子,絕不要涉足灰色地帶,卻要黑白分明(詩1:1-2)。

   在關乎是非原則的本質問題上,事情關係神的旨意,就必須堅持原則:“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這是要表明你的本質:你是“銀子”嗎?

 

金燈臺活頁刊 第220期 2022.7
作者于中旻博士為文宣士,聖經網AboutBible.net著者。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22001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