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04.9 第113期

福音活頁

挽回上帝的“面子”

 

  四川有種變臉的劇藝,可在瞬間變換臉的造型,成為一種十分逗趣的才藝。上帝所創造的人,如今已在世上繁殖到六十億之多,由於居住的地理位置不同,膚色與種族各異,但最奇特的是這許多面孔,雖均有五官,但卻形像萬殊。世上沒有兩個人的臉絕對相同,連雙包胎看起來神似,若仔細辨識,仍有差異。但上帝為人造的這張臉,人自己卻能再將之改變,成為另一個造型。女人多半會以化粧術將自己打扮得更美,古今皆然。但近來又發展出一種變臉的手術,可以將人的一張臉完全改觀,連骨骼也可以手術移位,即所謂的“人造美女”,在韓國及中國大陸這種手術正在風行。同一個人的面孔,經過手術後,便判若兩人,據云這種手術,正方興未艾,市場潛力無窮。

  中國的戲劇中有臉譜,按劇情之需要,生,旦,淨,末,丑各具特殊造型,可以由演藝人的臉譜上辨其忠奸邪正,將人們原本藏匿起來的面目突顯出來,不必等待劇終才定位。人的性情與品格,有時會寫在臉上,但多半都有隱匿的一面,乍看之下,無法判別。要經過長久的觀察,甚至蓋棺尚難定論。但人的性格也會隨時間與境遇而有改變,甚至連自己都難以掌握。林肯曾說過,人在四十歲以後,便應對自己的面目負責。故人多半要過了中年,性情品德才能趨於穩定。

  人人都要在人前保持一種完好的形象,即所謂的面子。有人看自己的面子比甚麼都重要,甚至要不惜一切代價,以保持自己的顏面。當罪犯被逮捕時,最怕自己的顏面曝光。要用衣物或手臂遮擋起來,以免被錄像機拍到,可謂仍有羞恥之心。但也有一些人並不在乎;或怒目以對鏡頭,或嘻皮笑臉,這種人便不可救藥了。有所謂“上山怕遇見老虎,下山怕遇見不要臉的人”。人如連自己的顏面都不顧,羞恥之心盡失,人性便徹底泯滅了。

  在上帝創造的奇妙中,最最神奇者,莫過於人的一張臉。人雖有各種差異,但臉上的五官卻一樣。而在這組五官分佈的簡單面相中,卻又會千變萬化,令人嘆為觀止。在五官分佈的方寸之間,各有其獨特的風貌,並隱藏着茁長的紀錄,與生活的秘辛。相面者可以在人的面相,氣色,紋理之間與潛藏的表情之內,辨識出人的經歷,性向與歲月刻下的生涯痕跡。故相面應為一種長期累積出來的對面相與生活的分析與統計的數據,並非神秘。而神奇的卻是神的創造,在神創造的宇宙萬物中,人是祂最後的傑作,而且人是上帝最得意的自畫像。經上說:

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聖經創世記第一章27節)

  但上帝按着祂自己形像創造出來的人,卻在罪的污染中毀壞了。因為人誤用了上帝賜予人最寶貴的禮物──自由。上帝以人為萬物之靈,便予人以自由選擇的權利。人可以自由地服從神的命令,但也可以自由違背神的命令。如是人便在撒但的蠱惑下,違背了神的命令,淪入罪惡的深淵。同時也失去了上帝原賦予人的美好的形像。

  人在未失去神的形像前,從不知恐懼與憂慮為何物,人生活在神的榮光氛圍中,也不會有羞恥的感覺。但人在墜落後,神的榮光褪去,醜陋與暗昧便在心中湧現,立刻要以樹蔭蔽體,用樹葉遮羞。光與暗,美與醜,立刻隨着善與惡的意識而俱至。人的面孔既遠離了神聖潔的光,再一旦與神遭遇,便只能驚惶戰慄,喊出:“禍哉!我滅亡了!”人在失落了神的形像後,人的臉便開始改變。人在童稚時期,尚能維持一種天真無邪的可愛面孔,所以主耶穌說:“

人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聖經馬太福音第十八章3節)但當人有了主觀意識,能分別善惡之後,面孔便開始千變萬化,有時候自己對自己的臉也不認識,攔鏡自照時,如對陌生人一樣了。

  當初神在伊甸園中,給予人的寶貴禮物,使人有自我選擇的自由,人卻不以為意,隨便濫用神的恩典,在轉念之間,便輕易地作出了違背神旨的決定。但卻付出了十分沉重的代價。並且禍延後代,成為人類的原罪。而神為要挽救人的這個面子,更不惜自己付上了生命的代價,使神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釘在十字架上死了,來贖人輕易犯下的罪愆。而這一切只為了要挽回人失去的神的形像。

  神按照自己形像所創造出來的人,既為其造了配偶,又為其安置了優美的居所,原期可以與人成為朋友,和諧相處。但不肖的人卻輕易走入歧途,失去了神的形像,淪入了荊榛的大地。自此人的臉便開始變易,而人在一生中,在不同的境況下,會多次更變;以雅各為例,其一生的面目曾多次改變;初為騙取其父的祝福,而扮成哥哥以掃的模樣。後又多次與其舅父耍詐獲益。再以軟功親情來消除昔日被他欺騙的兄長以掃。他傳奇的一生,充滿了詭詐與權謀,至今阿拉伯人提到以色列(雅各)仍然咬牙切齒。但雅各在易名以色列(聖經創世記第三十二章28節)之後,年事漸高逐漸悔悟。其晚年也受盡他兒子們的詐欺;忍受“喪子”之痛多年。雖最後終於見到他最愛的約瑟,晚境仍極悲苦(聖經創世記第四十七章9節)。但雅各(以色列)在多次改變自己的面孔之後,卻最後終於恢復了他真正的面目,達到了靈性的高峰。他在為十二個兒子(以色列十二支派)祝福時,完全符合上帝的心意(聖經創世記第五十章),他的祝禱在以後的以色列世代中都一一實現。

  在戲劇或小說中,人都希望看到與讀出角色的真正面目,所以有時作者便乾脆為他戴上一張面具,一看便能彰現出角色的性格。“基督受難記”影片中的猶大,便出現了一副邪惡的面貌,以符合觀眾的心理要求。但在真實的生活中,多半不是這樣,有些人看起來相貌堂堂,一臉正氣,非常君子。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巨惡。等到此人有一天揭露出真面目時,大家便會跌破眼鏡,跌腳不迭。這就是主所說的“外面披着羊皮(面具),裏面卻是殘暴的狼。”(聖經馬太福音第七章15節)亦即保羅所云:“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聖經哥林多後書第十一章13至14節)人在犯罪之後所改變的面貌,既弔詭又醜惡,而神要挽回祂所創造的人的面子,便必須付上死的代價。

  人要恢復上帝形像的唯一方式,便是悔改與重生,即所謂的洗心與革面。按保羅所說,人要恢復神的形象,必須先死:“我們藉着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着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聖經羅馬書第六章4節)這樣我們活着便是基督,便恢復了上帝的形象。

  為了使人恢復神的形象,基督反要變易祂的形象,才能拯救世人於罪惡之中。“祂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聖經腓立比書第二章6至8節)保羅更說出了他自己改變的經歷:“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聖經加拉太書第二章20節)人要經過基督十字架的血的洗禮,才能將罪惡的面孔洗淨,恢復當初上帝創造時的形象,也才能挽回上帝在人身上失去的面子。(殷穎)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1308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