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8.9 第77期

聖地花果(十)

谷中百合

區應毓

 

  未去聖地觀光學習前,整段時間都在忙碌中度過。熙熙嚷嚷的都巿生活,逢場作興應酬歡笑,使我的精力透支。

  但是剛抵達以色列境內的特拉維茲時,“微雨洗高林”,(陶淵明詞),綿綿的細雨,有大恩沛霖的感覺。那時,當地的導遊先帶領我們到以色列公園(NETO KEDUNIM)。站在羅滕編成的涼亭下,“獨向滄浪亭外路”,我這要時望着天際,一片流雲無是處。心中的煩躁喧嘩頓消,撲臉的春風舒展我心懷。

  心胸一暢,思路就開朗,百情也隨之而至。心境如雲鶴之生奇翼,翱翱宇宙,瞬息須臾閒往自如。我們沿溪而下,“行到水深處,坐看雲起時”(王維),如此一片清明自在,我心靈已融匯於大自然之中。

  低首下薶,發現水池邊種了一些百合花,卻仍未開花,從綠葉的清麗氣味,我們就可以知道是百合花。提到百合必定會聯想到聖經的雅歌書。此書由男女真摯的愛情,進而描述到耶和華神對以色列的情懷,更可以喻意着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係。

  巴勒斯坦的百合花純潔美麗,大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難怪良人如此形容他的佳偶:“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百合花在荊棘內”(歌二:2)。從人倫的關係來看夫妻的感情如葡萄園,正要開花結果的時候,就會有小孤狸跑進來,進行破壞的工作。故此“要給我們擒拿狐狸,就是毀壞萄園的小狐狸(歌二:15)。從屬靈的角度來看,主耶穌是良人,祂在百合花中牧養羊群,我們這些屬於祂的人,也不要容讓任何的“小狐狸”──罪人破壞我們與主的關係。任何關係都是要經過許多考驗的,夫妻的恩愛也並非只有“你儂我儂”的溫馨而已。詩人所羅門說:“北風啊,興起!南風啊,吹來!吹在我們的園內,使其中的香氣發出來”(歌四:16)。北風的清勁凜烈與南風的潮濕憂悶互相激盪,正如蘇東坡所言:“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無情送潮歸”。就是如此的激盪輝映,其中的香氣就發放出來。尤其是復活節的期間,我們更喜歡用百合花去代表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也代表着死而復活主耶穌對我們的摯愛,大水不能淹沒,眾水不能熄滅。祂愛我們,甘願背負十字架,走上舖華路,被釘在各各他山上。並且,他從墳墓裏復活了,勝過死亡的權勢,引進了全人類的希望。

  故此,當先知何西阿呼籲以色列民轉歸向真神,並承認自己的罪孽,求主潔淨,神就應許:“我必醫治他們背道的病,甘心愛他們,因為我怒氣向他們轉消。我必向以色列如甘露;他必如百合花開放…”(何一四:4)。當人回轉承認我們的罪,神是信實的,必然會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的過犯,並將永生賜給我們。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704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