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89.9 第23期

會議的流弊

吳主光

 

  會議太多實在是基督教的一大“癌腫”。許多牧師,傳道人,長老,執事,一生沒有做過多少工,就只是開過許多會議而已。如果將教會的會議以“人小時”來計算,往往超出了傳福音,牧養輔導等工作合起來的“人小時”許多倍。為甚麼需要這麼多會議﹖為甚麼事事都要開會決定﹖如果會議開得好還有建設性,如果開得不好,會議的流弊就成了分裂教會或破壞教會的最重要因素。當今基督教的急務應該是簡化會議,引導會議走回屬靈的方向,好讓神的工人們能有更多時間去做實際的工作,推廣福音。

  然而,一般教會的會議有甚麼流弊﹖讓筆者將之簡列如下:

  1. 出席會議者絕大多數不會在事前對議程中的提案先作透徹的思想,大家都是等到開會議之時才開始動腦筋。原因是抱着一種互相依賴的心理。這樣臨時想出來的建議,自然不會是最完滿的建議,結果引來許多反對和爭辯。久而久之,這樣的會議造成互相批判的氣氛,大家習慣了發表反面的意見,失去了正面的,有建設性的建議。障礙聖工,傷害彼此的靈性和感情,最嚴重者造成日後的分裂。

  2. 造成分裂的會議多因其中有三兩位“大人物”抱着“代表自己講話”的態度,堅持己見。他們忘記了當初選任他們作長老或執事的時候,目的是要他們“代表教會全體講話”。觀點與立場都錯了,不惜為了自己的感受和面子而分裂教會。一己保持了,但廣大無辜的會眾就因他的一己而犧牲了。

  3. 會議中許多危險的意見均來自“想像”,而不是來自實際事奉中的體驗與覺察。尤其是那些以做長老執事為一種“名譽”,不以為是作“僕人”的人更甚。因為他們極少像僕人一樣做工,實際了解事情的真實性,乃像名譽董事一樣批這批那,所有的意見均屬空中樓閣。所以那些喜愛選舉有錢有勢,卻不肯謙卑去做牧養羊群工夫的人作長老的教會有禍了,豈不知他們吃羊肉的經驗多過牧羊的經驗麼﹖

  4. 會議中另一種危險的意見是“以自己的感受”為根據,不以“聖經的真理”為依歸。請問“民主”在聖經中有何根據﹖為何事事要以投票為最後的決定﹖請問與天主教聯合有何聖經教訓支持﹖選有錢有勢的人作長執有何聖經指示﹖今天教會裏太多的事情決定是不以聖經的教訓為根據的。

  5. 會議時間往往失去控制,形成議程的前頭部分花費太多時間於無謂的辯論與閒談。議程的後面部分就草草決定了或否決了,往往因時間關係,有理也說不清。因時間關係,大家都疲倦了,有理也不想聽,再說下去,大家就想發脾氣了。

  6. 出席會議者常因太忙而彼此甚少來往相交,差不多大家真正見面相交的地方就是每月一次的會議桌上面了。會議桌的氣氛往往“公事公辦,對事不對人”,於是說話不客氣,造成針鋒相對,積怨成仇的局面。

  7. 會議的分裂往往是那自以為聰明但行事卻不實際的人所造成。聰明人會替每一個提案想出許多可能的“漏洞”來。並且為之而爭辯到底。結果那可能的漏洞未必在議案執行之時出現,但因他的爭辯,分裂就立即在會議桌上出現了。他愈聰明,往往就愈學不會順服的功課。

  8. 會議的爭辯往往是不平衡的:一個有研究的提案,提議者提出了十大理由來支持。只可惜他把最強最好的理由放在前,將最弱最無力的理由放在後(可能這是一般思維的程序),沒有注意到最後部份的理由是聽者最易記憶和最深印象的理由,而且他們的心態多半是吹毛求疵,專找缺點攻擊的心態。結果大家集中批評攻擊後面部份那些較弱的理由,而忘記了前面強而有力的理由了。這樣往往一些最好的提案就這樣被沒有研究的一兩票否決了。

  9. 被否決的少數人往往被不愉快的情緒支配了。於是不自覺地採取低姿態,甚至採取杯葛的姿態來回應那個自己反對的議決案。不懂得合一的見證,不明白神的旨意,不知道任何最有智慧的議決案若不能得到全體合力的支持,其結果也是遜色的,甚至會變成失敗的。等到失敗的事實出現了,他們就拿這失敗的事實作為根據,重新提出反對。誰不知,那議案之所以失敗,有極高的因素是因為他們杯葛所致。

  10. 被否決的人往往走到更激烈的地步,在毫不知情的廣大群眾中進行遊說,建成自己的勢力以抗議到底,不惜分裂教會,一定要自己的意見被接納。其實群眾是極其複雜的。在群眾中,任何奇怪的意見都可以找到一些支持者的。何況在片面的遊說之中,群眾很容易被利用了。所以群眾心理往往是盲目的。正如以弗所戲院的群眾,聖經說:“他們紛紛亂亂,有喊叫這個的,有喊叫那個的,大半不知道是為甚麼聚集”。(徒一九:32)

  11. “過半數通過”的議決方式最不合理。一則沒有考慮到某些有極重份量的人的一票其實相等於數十票。某些糊塗人的一票其實是等於零;二則沒有注意到好人,屬靈人多會靠聖靈行事,不會拉票。反之惡人,有企圖的人多會靠血氣行事,常常拉票。這樣就形成了給惡人有更多的方便和機會了。

  12. 議會的成員,往往多是有財勢,有學位,有親屬關係的人,未有教會中各階層的人作代表,於是議會所思想的與會眾所需要的脫節。在帶領教會的責任上實在未能做到最好,有時更因而造成嚴重的隔膜,誤會,分裂。看初期教會在每日分配飯食的事上忽略了那些說希利尼話的寡婦,於是使徒門立即選了七位會講希利尼話,有智慧,能溝通全教會各階層的執事,專事負責管理飯食,使教會能同心合意地以祈禱傳道為事。所以,筆者以為在選舉長老執事的事上,應考慮以能代表全教會各階層為準。

  會議的流弊隨着人的詭計和敗壞而千變萬化,所以,能成功地帶領一個教會的長老或長執會議,才是教會增長的一個成功的祕訣。控制一個會議不但是行政才幹的問題,同時也是明白何為屬靈路線和人際關係的問題。自古以來,許多罪惡均出自屬血氣的會議。會議敗壞了,整個教會的方向也走錯了,於是禍害無窮。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2302
©1986-2022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